20141023(木) <<前日 | 翌日>>

起床時刻: 07時15分

今日の気分(本文)

这几天一直都困得不行,几乎随时随地都会睡过去似的。为了改善这一状态,昨天特地睡得很早,中途虽然醒了几次,但因为睡得早,时长应该很足够了。但是早上起来还是那副死样子,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就是困,没药救地困。我觉得都能以此为主题写出恐怖小说来了。

说到恐怖,就想到昨晚多梦。其他的记不清了,唯一还心有余悸的一个,是长得十字型的虫子,竹节一般,飞起来很像旋转的竹蜻蜓,猛毒。就轻轻在我左脚大拇指和肩头(或者是脸?这一块记不清了,大拇指是确定的)沾了一下,根本不痛不痒,但左脚大拇指就变得乌黑。我没搞明白的是(或者也是因为记不清的缘故),为什么我们还要去它们出没的地方呢?特别是,好些人还推着车子,上面放满工具。难道是这种可怕的毒虫成灾了吗?这种片段式的记忆没办法搞明白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被毒虫碰到,心中怕得要死,却没有人来告诉我,这到底该怎么办?大家都忙着不知道什么事,明知道我被碰到,却有意避而不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