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 <<先月 | 翌月>>

起床時刻推移グラフ

目標起床時刻:04:30 平均起床時刻:07:09

起床時刻の記録 ▼新しい順 ▲古い順 RSS

10月09日(木)

起床時刻:07時00分

好吧,假期也结束了,该调整状态,收收心,重新出发了。
上一阶段的目标,虽然拖沓了很多年(都不忍直视自己),但总算是完成了。
开始向下一阶段进发吧,骚年~
这几天调整一下状态,看看能否逐步恢复早起。

最近这段时间都骑公共自行车上班,刚好小区门口和单位附近都有存取点,很方便。
公共自行车超级好骑的,就算在大风中也不是特别费力,而我自己的自行车在那种风里基本处于光踩不前进的状态……
虽然每次得调整座位的高低,有时也会手黑拿到不好骑的,哭着骑到下一存取点更换什么的,但是总的来说,因为实在是好骑又方便,就原谅你们了(被自行车打飞)~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を読む(2)

10月10日(金)

起床時刻:07時30分

哈哈哈哈哈,热烈庆祝我在刚说过这几天要好好调整状态准备恢复早起的第二天就睡过了头~
我森森地感受到了来自整个宇宙的恶意……

日別画面へ

10月11日

起床時刻:07時10分

周六却要上班的忧桑……

今天泡了正山小种来喝。之前嫌麻烦都是像绿茶一样把茶叶留在杯中一直用水泡着,觉得味略苦涩,今天改用法压壶,冲泡后将茶叶和水分离,味道果然不一样了,色泽红醇,味甘圆润,香气四溢,口中留香持久。正山小种是中国最早的红茶,在机缘巧合下形成了独特的制法,简而言之就是一不小心把绿茶放过了头导致发酵,又舍不得扔……啊啊,果然生活智慧来自于节俭。
英国最早的红茶热,一开始就是指正山小种呢。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を読む(2)

10月13日(月)

起床時刻:07時30分

闹钟居然停了!我6点半醒来,想着等着它响再起来,还奇怪说感觉怎么今天时间过那么慢?
结果等我实在觉得蹊跷看了一眼,发现指针纹丝不动……
吓得我差点没从床上翻下来。

今天风狂大,即使公共自行车很好骑,也累得不行。虽然气温明显下降,但骑车还是很热,为了挡风穿的厚外套,反倒变成了累赘,捂得我又热又闷,却不敢脱,怕一身汗风一吹反而悲剧。

日別画面へ

10月14日(火)

起床時刻:07時10分

依旧自行车。现在渐渐也不觉得远了。只是每天会担心车被拿光,没车骑。

今天泡了新疆砖茶。掰开它可费老劲了~味道和茶饼也差不多少,反正都是普洱茶嘛!虽然叫新疆砖茶,但新疆其实并不产茶,之所以冠以疆名,可能因为是砖茶主要的消费地吧,《唐史》记载疆民“嗜食乳酪,不得茶以病”。当年茶马古道之所以得名,贩茶换马,以茶为重。

日別画面へ

10月15日(水)

起床時刻:07時12分

随着气温的下降,似乎越来越难以挣脱床和被子的束缚了~神啊,赐予我强大的意志力吧!封印解除!(神让我圆润地离开了~泪~)

今天依然自行车。下周开始就不能骑自行车了,我估摸着得有半个月左右,所以这几天要好好坚持一下。
话说我自从骑自行车上下班以来胃口变好大,而且吃起来特别心安理得、放纵无度的。比如晚上在床上一边啤酒一边薯片,或者一边可乐一边薯片什么的。简直不忍直视。其实我这点运动量根本还不到能让我这么放纵吃喝的程度吧,不过根本停不下来啊怎么回事?对吃的欲望简直已经变成我人生的主旋律了……
算了,可能是身体需要囤积过冬脂肪吧(你是熊么?你是需要冬眠的熊么!!!),最近就让身体自己按需要来调节吧(根本就是按欲望吧喂!)~

日別画面へ

10月16日(木)

起床時刻:07時10分

今天起来一看有霾。纠结了一下要不要骑车,最后还是骑了。觉得既然出门,霾什么的,也是躲不掉吧。

日別画面へ

10月17日(金)

起床時刻:07時10分

霾。
依然骑车的我也是蛮拼的~

日別画面へ

10月20日(月)

起床時刻:07時15分

10月21日(火)

起床時刻:07時15分

昨晚特地睡得早,却没有睡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中途实在难熬,两次起来看书,一次看日版小说,一次看了会双语单词。每次困意袭来赶紧丢书躺下,躺下却还是睡不着。
最后也不知道几点睡着的,一早却又被雨声吵醒,看看竟还不到六点。心有不甘,不想起身就继续赖着。睡阁楼这种事看似文艺,实际上但凡下雨就痛苦无比,头顶的横窗被雨点砸得像放鞭炮一样,砰砰砰地响。

上班路上雨依然很大,加上堵车,我骑着电动小毛驴,总觉得过五关斩六将一样惊险。总算是平安到达单位。

日別画面へ

10月22日(水)

起床時刻:07時15分

今天晴。昨天那场从早到晚的雨像是梦痕一般,明知曾有过,却不真实了。

日別画面へ

10月23日(木)

起床時刻:07時15分

这几天一直都困得不行,几乎随时随地都会睡过去似的。为了改善这一状态,昨天特地睡得很早,中途虽然醒了几次,但因为睡得早,时长应该很足够了。但是早上起来还是那副死样子,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就是困,没药救地困。我觉得都能以此为主题写出恐怖小说来了。

说到恐怖,就想到昨晚多梦。其他的记不清了,唯一还心有余悸的一个,是长得十字型的虫子,竹节一般,飞起来很像旋转的竹蜻蜓,猛毒。就轻轻在我左脚大拇指和肩头(或者是脸?这一块记不清了,大拇指是确定的)沾了一下,根本不痛不痒,但左脚大拇指就变得乌黑。我没搞明白的是(或者也是因为记不清的缘故),为什么我们还要去它们出没的地方呢?特别是,好些人还推着车子,上面放满工具。难道是这种可怕的毒虫成灾了吗?这种片段式的记忆没办法搞明白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被毒虫碰到,心中怕得要死,却没有人来告诉我,这到底该怎么办?大家都忙着不知道什么事,明知道我被碰到,却有意避而不谈似的。

日別画面へ

10月24日(金)

起床時刻:06時15分

先去扫墓,再上班的。因而起得较早。
清晨的墓园安静祥和,人影寥寥,走在一排排的墓碑间,有肃然之气。墓园依山而建,早年种下的松柏都已成林,与碑林相依为伴。想到黄土之下,这就是每个人最后的归宿所在,不由怅然。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を読む(2)

10月30日(木)

起床時刻:07時12分

又下雨!秋天那么多雨干嘛!

日別画面へ

10月31日(金)

起床時刻:07時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