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8 <<前日 | 翌日>>

起床時刻: 09時48分[いま起きた]ボタンで記録されました。

今日の気分(本文)

 
今天去看了<春琴>。

故事以倒敘方式同時結合後設方式展開。

由飾演老年佐助的演員-笈田yoshi,以帶著濃厚日本腔調的英文,向觀眾介紹故事背景:一個在七十七年前,他出生的那年,由谷崎潤一郎寫下的淒美愛情故事。

旁白以存在於現實的方式介紹出場,本劇針對旁白設定現正面臨對於自我及愛人感情質疑的背景,然後隨著旁白的工作,進入<春琴>故事本身。

一個自小因疾失明的藥店富家千金春琴,與負責引路習琴的僕人佐助,一個是驕矜古怪,一個是痴戀崇拜,縱然兩人終其一生都存在著主僕、師徒這樣無法跨越的鴻溝,卻也是兩人命運互相牽引、無法切割的羈絆。

後來春琴因故毀容,知春琴甚深的佐助毫不猶疑地自毀雙目,如是保存春琴的美麗在記憶裡,甚至永遠不老,只因為他知道這是春琴希冀的。皮相的美麗與否,對佐助來說,一點都不影響他對春琴的愛戀,甚至在失明後使這份情感從形象昇華到精神層面,在佐助的心中,能夠與春琴一樣置身於黑暗之中,反而更加純化自身的感知,且圓滿春琴絕對的完美與存在性。

幼年的春琴是以雙人或單人操作木偶演出,深津繪理是主要操偶人,所以一開始主要是以聲音演繹出一個任性女孩的情欲變化。春琴十九歲出師並搬出實家後,則是由真人扮演人偶,操偶人深津仍以聲音出演。直到春琴因忌妒佐助與習琴的藝妓過於親近而怒斥佐助,深津丟開人偶,彷彿終於展現出真正的情感般尖叫毆打著佐助,也讓春琴這個角色完全進入「深津繪理」。這樣漸進的表演方式非常戲劇性,同時也塑造出「附身」的幻覺。

劇中空間轉換的表現方式也很有意思,以竹棍與塌塌米組合成的線與面來呈現,我很喜歡這種符號形象化的暗示,在簡單的舞台佈景裡創造了一個想像的空間,大量而適當的留白,讓觀眾本身跟著作了一場夢的感覺。

另外,故事本身與旁白/說書人虛實交錯的表現方式,突顯了春琴這個故事的純粹與理想性,同時強化觀眾本身對於現實間「愛的形式」這個議題的反思與共鳴。

在音樂部分,由於春琴本身是個琴師,所以無論是劇中人的演奏,或是背景音樂的配置,都以三味線及日本鼓現場演奏,也讓整個故事充滿著恰如其分的日本古風。

最重要的是飾演春琴的深津繪理,聲音語調實在太厲害了…太厲害了…厲害到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無論是孩童、少女、女人的種種語調,怎麼能這麼自然又精準完美地演繹啊…簡直就像是拋媚眼遊戲的櫻井翔啊!(超煞風景的比喻…)

這種不計一切代價犧牲的毀滅美學,不愧是日本人才寫得出來的故事…春琴彆扭驕傲的個性是我的萌點,佐助專一到近乎痴愚的愛也是我的萌點,這對我來說就是萌到一個極點的愛情故事啊!XDDDDDDDD

[追記]

忘記紀錄一下這次的位子,一階16排正中央,票價原價1200元(第四級票),會員預購八折960元。
以中間位置的票價分布而言,3~5排1600元,6~12排是2500元,13~14排是2000元,15~20排是1200元。
16排的音場效果聽起來很好,視覺上恰好是可以讓人暫時忘記台上的人是深津,但又能看到演員各種動作的距離,對特定演員沒有執念的話,其實算是不造成經濟壓力,又能觀賞整齣劇的效果,C/P值很高的一個位子,曾經坐過二階第一排看卡門,不管怎樣就是覺得有點遠…所以如果價位等級差不多的話,應該仍然會買一階的位子。(話說回來,小栗初日的位子較今天的位子後排,如果赤坂+act劇場的位置距離和國家戲劇院差不多的話,可能會遠了點…)

剛剛上網查了一下,應該是四場都完售了吧…


===

阿斗去看了八控…的樣子!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コメントする

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