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6 <<先月 | 翌月>>

起床時刻推移グラフ

目標起床時刻:05:00 平均起床時刻:不明

起床時刻の記録 ▼新しい順 ▲古い順 RSS

06月29日

起床時刻:不明

 
【第一站:SD】開不了口

我本來就不覺得我的Speaking有多好,但是當我收到Placement Test Result後才發現,我的Speaking豈止是不太好,根本是分在Lower Intermediate那一級,比平均還要爛呀!

因此在剛到舊金山的三天,我鴕鳥心態地盡量避免和任何人有太長的對話。但是當真正開始在Fair工作,開口說話是絕對無法避免的。

首先遇到困難的是開口叫賣。遊戲攤的工作需要和客人面對面解說遊戲規則,主持遊戲及帶動遊戲氣氛。我再三給自己心理建設:「我以前打工也叫賣過,我不怕、我不怕、我不怕…」每天休息時、回家洗澡時、睡覺前都在偷偷練習叫賣的台詞,但是真正上場時呼喝出來的聲音總是像叫給螞蟻聽的,慢吞吞又有點像壞掉的唱盤。

偶爾同事們也會在空閒時和我聊天。別看我平常又叫又鬧話很多的樣子,其實我對開口說話是亂有障礙的。每次有人問問題的時候,我習慣會在心裡rehearsal三次,確認要表達的意思正確合宜,文法沒有失誤,發音沒有錯誤,才準備交卷,不過當我準備好要回應時,大家已經進展到下一個話題了。因為我的緩慢反應,大家漸漸不太主動和我聊天,我更沒膽主動找他們開講!

每次看到Mi和Darrel、Tanya、Jeff天南地北和樂融融地聊Fair裡的八卦、各國民俗風情,我就好羨慕他們。我也有好多話想講!可是為什麼我就是開不了口,越想插入話題,我就越害怕和他們對話,越害怕對話,就變得越封閉自己…

更慘的是,有些人看準了我英文不好,無法回嘴,就會開始大膽的當著我的面開我玩笑。有時候我懷疑,這些哈哈大笑的人並不真的覺得那些玩笑好笑,而是在欣賞那種尷尬的表情。我想,當人自信一失,你會軟弱到以為全世界都在攻擊你。

鬱卒鬱卒就過了一個禮拜。在某天工作結束,大家都去參加員工Party,我自己一個人走路回家。又不會作生意,又交不到朋友,大家都會嘰哩呱啦講英文,只有我不會,英文考得好有屁用,我連笑話都聽不懂…英文就已經在爛了,竟然還有不要臉的墨西哥人用西班牙文搶我的客人…每天還一直作轉錯機、坐錯車的惡夢…我到底來這裡幹麻的…我越想越難過,終於忍不住嘩啦嘩啦地哭了起來。我邊哭邊走到Bunkhouse區大門口,門禁警衛看我眼淚一直掉,在檢查通行證時安慰我:「妳還好吧?你的通行證呢?看阿,這樣笑笑的不是很漂亮嗎~不要哭了啦~」嗚~人總是會在背到極點的時候,看見世界透出一點希望的光!

我回到Bunkhouse,Mi一眼就看出我剛哭過。我告訴她原因後,她說:「我一開始也不敢講阿!妳不要怕講錯!其實他們並不會因為你的文法錯誤而扣你分數,他們想要知道你的想法,當你的朋友,而不是當你的英文老師。大多時候,你只要說得出關鍵字,他們就可以猜出你要說的意思!」

Mi熱心的鼓勵點醒我,對他們來說,一個外國人願意學習,比開口就說正確的英文正常、可親多了!顧慮太多、小心翼翼只會喪失更多進步的機會。我的英文雖然沒有那麼好,但也沒有那麼差。大膽主動開啟話題,用肢體動作協助言語,甚至直接拿出翻譯機更快,雖然偶爾會把場面搞僵或是文不對題,但在這裡工作、生活,講中國人那套禮義廉恥其實是沒有什麼意義的,丟臉這種事情還是早點習慣的好!(笑)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6月23日(月)

起床時刻:不明

 
【第一站:SD】有緣千里來相會

經過了舊金山Orientation暨暴走二日遊,今天我要往Del Mar遷移,交通工具是大灰狗,從此以後它也將是我行走江湖的好夥伴。

一早八點辦完退房,打聽好灰狗巴士站的地點,櫃檯小姐說到市場街隨便搭一台公車都可以到。公車司機人很好,竟然把我一路載到灰狗站門口,還不收我公車錢,祝我一路順風~大概是因為當時一個客人都沒有的關係吧!

舊金山的灰狗巴士站很炫,售票站在三樓,而且也真的是在三樓搭車,車子出了站沒多久就會直接接到Freeway,這簡直就是道路建設的極致阿~

我在車上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不管什麼時候醒來,窗外公路的景色的是千篇一律。注意看的話,美國公路還滿有人情味的,對向車道用草皮(我口德很好,還肯叫它草皮,其實根本就是綿延千里不絕的莫名枯黃)隔開,如果有人錯過交流道,忘了下怎麼辦?所以中間草皮常常有迴轉的車胎痕~(笑)道路中央草皮並不是全是平坦一片,很多時候是高高低低隆起的小丘,經過我親眼求證,小丘下方有疑似水道的水泥管通過,我想是用來儲水或灌溉的,吧?不在乎。

中間停了一兩次休息站,我在Burger King解決了我的午餐。Burger King分三種Size,Medium, large and King Size。Medium就是兒童Size,large就是中薯、中可,漢堡c cup,King Size就很不得了了,那是一個當時初出茅廬的我無法想像的世界,飲料是7-11重量杯的兩倍,杯口特大,直徑約15公分,level有必要跳這麼快嗎?飲料選擇和台灣的都差不多,其中一個從沒看過的新奇口味是無糖雀巢檸檬茶,忍不住裝了滿滿一杯試看看,結果~靠!這什麼怪味,虧美國人想得出來!如果你們真的要減肥,就乾脆不要來這種速食店,別這樣混淆視聽~

正當我在幹譙飲料時,一個跟我同車的男生衝到我面前問我:「車子開走了嗎?」我往外看,嗯,車子還在呀!我要上車時,他還在和司機解釋,呵呵,有人比我還緊張耶~不孤單~

我平安的在洛杉磯轉上正確的車,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俗話說得好:「正確的轉車是成功的一半!」我才剛坐定,就聽到後面一對情侶上來,年輕女孩正在和坐我後面一位太太討論換位子,請她移到另一個雙人座:「拜託,因為我們想要坐在一起~」太太:「我可以說不嗎?」「當然可以呀,可是,拜託~~~~~」哎呀,這女孩真是會撒嬌,最後這對情侶當然達成目的。

本來是以含飴弄孫的心情歡迎他們,結果,幹!媽的,這女的煩不煩呀?竟然可以一路嘻哈講話鬧不停,音量還給我調到最高52,都不怕喇叭破掉嗎?她男朋友怎麼受得了?然後,剛剛那個驚慌男生,好像真的坐錯車了~這難道就是我嘲笑他的現世報嗎?

兩個小時睡一下就過去,我在下午七點半抵達聖地牙哥市中心,打電話給我的主管Tom抖抖抖地報告平安抵達,順便接收下一個指令,他要我到火車站坐Coaster到Solana Beach站,然後他會來接我到園區。這時天已經暗了,我問了路人車站的方向,路不遠,走一下就到了,被我問的大姐非常好心,本來要陪我一起走到車站,我說我可以自己去,她還要我晚上自己一個人小心一點。天阿,才七點多,為什麼整座城市好像都已經就寢了?

聖地牙哥車站全暗,只有售票口還亮著一盞回家的燈,看起來也是隨時要下班走人的樣子。我買了火車票,九點上車,本來以為要搭的應該是電車之類的東西,但是上車以後發現內部還挺明亮華麗的噢!喔~這就是美國大城市喔~(鄉巴佬樣)

我在十點十分抵達Solana Beach,再度連絡Tom。Tom說園區離車站很近很近,馬上就會有人來接我。馬上並不是三五分鐘,是將近半個小時,什麼叫做美國時間,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我也漸漸開始有了不一樣標準的計時計程計量單位…

開著車來接我的是Kat,一個看來滿臉笑容又活力十足的紅髮中年女人。我們從側門進入工作人員專用區,放眼望去是約莫四五十台卡車般大的拖車,,Kat在其中一台拖車旁停下來,拖車側邊有門連接著鐵梯,門一打開,走出一個高高胖胖,和愛因斯坦留著同樣鬍子的卡通人物熱情地和我打招呼,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Tom。原來這個拖車是行政辦公室,坐在裡面的大老闆Annie也探頭和我打招呼,相見歡後,Tom就帶我到住宿的地方去放行李。

坐上車又是一陣長途跋涉,來到另一區大型拖車群,什麼!?這就是我未來四個月要住的地方!?沒錯!這個公司專門從事Fair攤位營業,哪裡有舉辦Fair就哪裡去,因此住宿也需要具備極高的機動性。他們稱住宿拖車叫Bunkhouse,顧名思義就是把一台大型拖車平均隔成六至七個隔間,每個格間可容納兩人,內附兩個衣櫥櫃子及雙層單人床,空間非常小,如果在房間裡有人站著,另一個人就只能待在床上。然後我也看到了我的新室友,從台灣來的女生,Mi,隔壁間也是從台灣來的女生Ling,Peggy,她們都剛下班,準備要洗澡睡覺。

正當我在搬行李進進出出,其他人聊天亂烘烘的時候,突然另一邊傳來一聲呼喚:「Ping~」有沒有這麼招魂!這可不是我的大學室友,YuShu嗎!?沒想到她也來了!?她在兩年前參加WAT,並且在這裡交了一個男朋友,遠距離戀愛了兩年,男方卻在她畢業前說分手(驚!),現下她就追男朋友追到這裡來了,我也終於在今天得見Yushu叨唸一年到我耳朵快流膿的男友,John。

勞碌一天的我,此時已經無法再接受更多刺激了,快速的寒喧完後,就倒在床上不醒人事。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6月22日

起床時刻:不明

 
【美國大門:舊金山】山南山北走一回

凌晨四點,我醒了。

我洗了個澡,不小心吵醒了室友,我道了歉後決定出門逛逛。
(事後想想這真的是很囂張不要命的一個決定,我的都市發展與變遷都讀到背上去了。記得MIB第一集裡,Will Smith在接受測試時,別的外星人都沒看,只射殺了小夏綠蒂的原因嗎?可疑。沒錯,黃皮黑髮女孩凌晨獨自出門逛龍蛇雜處市中心的行為,大概就和八歲白人女孩拿著量子力學夜遊一樣可疑而危險。)

半夜的路上仍然有很多Streeters跟我打招呼要零錢,我沒多理會,直接往市場街上的7-11前進。

是呀~美國也有7-11的~不過裡面賣的東西滿驚人的,Size特大,全部都從600c.c.寶特瓶開始起跳,沒有鋁箔包,彷彿每個人都期待喝飲料就可以喝到飽,並沒有人像我一樣只是想喝好玩的;種類只有四種,各種口味的蘇打汽水、各種口味的調味牛奶、各種口味的礦泉水以及各種口味的運動飲料。Hot Dog也有超人Siza,粗粗長長約30cm,大亨堡是半自助式的,店員先幫你夾好熱狗麵包,你可以自選配料,配料包括番茄醬、芥茉醬、酸黃瓜醬、洋蔥末、胡蘿蔔丁、蕃茄丁、青椒丁。其他食物還有方形三明治、漢堡,價位大約都是在2.99~3.59之間,我猜可能和御便當的地位差不多。

在街上亂逛一圈,又回到YH,這時候已經天亮了。


早上七點半我又下樓到隔壁24小時咖啡館吃早餐,服務生穿著很像演A片的傳統粉紅蕾絲圍裙制服,我孤孤單單開開心心地吃完,結帳時才知道加小費竟然要價整整十二美金!不就是培根蛋土司和熱咖啡嗎?分開放有比較不得了!?

參加過CIEE的Orientation後,我再度開始我的暴走之旅。

週日的漁人碼頭非常熱鬧,觀光客多到滿出來,街頭藝人沿街一字排開,有人全身塗滿銀色顏料隨著音響音樂跳舞,有人穿著搞笑骷髏裝和路人照相,還有人聲稱可以在三十秒內把任何人搞亂的魔術方塊解開(是真的,沒騙人耶~),跳舞的、變魔術的更是吸引了一堆人圍觀,我在這裡不知不覺就灑了一堆錢,這時候的我還不知道賺錢的辛苦。再往下走,39號碼頭沒看到臭海豹,倒是看到了一堆又一堆的水果攤!天阿,怎麼會有人水果長那麼大?這一定是有打興奮劑吧~草莓一顆竟然就一個手掌大,看得我頭皮發麻~本來想要吃個什麼海鮮龍蝦的,但是因為人太多,光看就沒食慾了~所以什麼也沒買的就往下一個景點前進。

離開了漁人碼頭,來到另一個觀光客必經景點,叫做九曲花巷。之所以會有九曲花巷,是因為這一段坡非常的陡(將近40度),因此當地政府用拉長行車距離的方式減緩下坡趨勢,同時居民在車道旁種植了各色花草,沒想到就成了一個著名的觀光景點。我的感想,到舊金山不看九曲花巷是白痴,但是當我親眼看到這個景點後,當下覺得為了看一眼九曲花巷而爬得滿身大汗的我真是個白痴,簡單來說,就是一條種滿了花的九彎十八拐和一堆觀光客,可能有人會覺得很漂亮,但是我覺得實在太匠氣…不過說到種花,沿路來的維多利亞式房屋倒是比愚蠢的九曲花巷有意思多了,階梯、大門、欄杆、窗框等建築外型乍看之下十分一致,但仔細一瞧,卻各有各的巧思,好比車庫的門,每個人用的木材、花色、木片寬度樣式都不一樣,階梯尾端連接的正門更是竭盡所能的華麗,這些古色古香的住宅門口與路邊樹叢都種滿鮮花,我不禁認真懷疑,他們可能偷偷在花上漆顏料,不然怎麼可能有人草那麼綠,花色那麼艷,簡直就比假花還要假~

繳了觀光客路線的基本作業,接著在市區隨意掃街,發現Alessi的專賣店,就順便幫阿波買了個紀念品,全店我只買得起一個簡單可愛的書夾,折合台幣竟然要六百大洋~設計師作品…設計師作品…

信不信由你,今天,我把Market St.以北,Gough St.以東的大大小小巷弄都走遍了,途中經過Columbus Ave.附近的公園,要不是腳已經幾近報廢,我一定會跳下去和大家一起打排球呀!回YH的時候,順路到路口雜貨店買點零食。唉,這些Chips的Size也全是一個大,抱著大包的Chips選了半天,最後終於找到一包跟其他比起來簡直就是營養不良的兒童包Chips。結帳的時候,黑帥哥問我:「Change your mind? Are you hungry or just looking for snack?」我對著他嘿嘿嘿尷尬的笑了一下,被識破了。

閒逛了兩天,我開始懊惱起來。英聽沒有想像中的恐怖,可以聽得懂百分之八九十,可是忘得超快,老注意我沒聽到什麼,卻忘了已經聽到的資訊,邊聽邊忘,邊忘邊聽。更慘的是,我學了十幾年的英文,可以把考試考好,卻連一句簡單的基本回應都要想半天,我到底在幹麻呀?我以後怎麼工作呀?

沒有時間讓我煩惱,明天一早我就要出發到第一個工作地點-San Diego County Fair了。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6月21日

起床時刻:不明

 
【美國大門:舊金山】舊金山原本是座山

時間:a.m.11:20
地點:San Francisco

剛到舊金山,就因為出關時間太久,聽到機場用中英文重複廣播我的名字要我領行李,我的初登場真是有夠轟動。

我跟著接機人陶姑媽抵達梅森街的Youth Hostel,把所有的行李(其實也只有一個輕便的後背包和一只裝得不太滿的行李箱)放進四人房,Sasha隨即過來和我打招呼。她是個繫著馬尾的金髮妙齡可愛女生,還在灣區附近唸大學,放暑假來打工,負責在青年旅社接待從世界各地來的學生。她帶著我熟悉環境,填寫社會安全卡表格,我在填表時,她翻著我的護照向同事們驚呼:「看,真美!」不是我,是護照的內頁的黑面琵鷺,亂與有榮焉一把的。

接著她邊和我閒聊坐了多久的飛機、工作地點在哪裡、工作性質是什麼,邊帶我走過市場街到社會安全局的舊金山辦公室。她一臉八卦地告訴我,她曾經接待一團從蘇格蘭來的學生,他們完全沒有安排工作,也沒有回程機票。我訝異的說:「天阿,那他們是如何通過海關的?」她聳聳肩說:「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們走出旅社大門後就淹沒在茫茫人海裡啦。」

六月底,舊金山的陽光頗刺眼,但陰影中的空氣仍帶了一點冷冽,馬路上不時看到又大又臭的海鷗起飛降落,街上有很多遊民(Streeters)漫步著,每走三、五步,就有一個遊民拿著可樂杯,吭吭地搖晃著杯中的錢幣,咧著蛀牙的笑問:「你好,你有零錢嗎?」我忍不住再回頭看了他們一眼,因為在台灣的城市裡,很難看到這麼光明正大理所當然,還會先跟你打招呼再討錢的遊民。Sasha轉頭用老地皮的口氣對我說:「舊金山到處都是這種瘋子,當作沒看到就好了!(Just ignore them.)」她告訴我辦公室的所在地後,就先回青年旅社,留我一個人等候辦理。

我抽了張號碼牌,找個位子坐著等,拿出了CD隨身聽與日記、地圖,安排午後的行程。


辦完了社會安全卡,我的第一個行程就是徒步到中國城買電話卡。

問我為什麼不坐公車?
因為我喜歡走路;因為我學都計的,喜歡親身感受第一手的城市脈動;因為我沒想到有公車可以坐;因為我想省錢。

翻山越嶺阿!舊金山真的是峰峰相連到天邊!這麼陡的坡,他們是怎麼把車停得排排站的?皇天不負苦行僧,我終於爬到中國城。
中國城牌樓很大,亂華麗一把的,整條路都是紀念品專賣店,賣的東西也很妙,例如:寫有自己英文名字的迷你車牌;或是把英文名翻成中文,然後又逐字解釋成英文的明信片,像是…Amy,愛美,愛-Love,美-Beauty(大家在家也可以玩玩看,非常無聊又白爛的一個遊戲)。另外,我發現F4在舊金山中國城特火紅!相館外面貼的是F4海報,理髮廳外面貼的也是F4海報,書店外面也都是貼著F4的海報,簡直就是無孔不入!

逛遍了中國城,也終於在Stockton附近的市場買到電話卡。有的10元,有的20元,店家說一張可以打660,我自以為是地以為她指的是台幣660元,於是話不多說又買了一張20元。誤會仍然沒有結束,我找遍了全中國城,竟然沒有一台「插卡式」電話!於是我又爬回中國城找店家問清楚,店家非常好心地解說,並且告訴我,一張電話卡可以打660分鐘(十一個小時!?才在舊金山待兩天半的我是要怎麼講~),最後還借了我電話當場試打,我確定學會後才回YH。

環顧四週,這時候才六點半,全中國城的店家竟然幾乎都關門了,天阿,那大家晚上都在幹麻?我晚上怎麼辦?

事後證明一切的擔心都是多餘,我有點時差,所以一回YH就睡著了。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6月20日(金)

起床時刻:不明

 
家鄉菜已經準備好了,我會帶一打泡麵過去。
反正我行李箱大。
有沒有哪個人要告訴我行李箱做這麼大到底是要放什麼用的?

至於沙茶醬,請在台灣的朋友準備好,隨時徵召。
因為泡麵會吃完,而且不能讓人家覺得我只有煮泡麵一招沒誠意...
我還會煮火鍋。

再見說很多次了
那就再說一次再見吧
十一月再見.


===

說真的,一開始其實我還不太清楚到底來美國幹麻的。
逃脫了那個幾乎每個人都在朝研究所前進的環境,我只是帶著興奮,想著該出來看看這個世界了!
我要出發了,請祝福我~


===

【往舊金山的飛機上】

時間:a.m.10:17
地點:UA800台北-東京

第一次獨自出國、坐飛機,還在想剛才被海關沒收的修容組,很怕接下來我會因為喪失指甲剪而蓬頭垢面五個月(這是非常幼稚無知的焦慮我明白,美國和台灣其實並沒有那麼不一樣),我仍然擔心我會錯過飛機或者被載到不是美國的地方。無論如何,我現在已經坐定在飛機上,東京是轉機點,預估在十幾個小時以後的早上十點半,我會按計畫抵達目的地舊金山。

左邊隔幾個座位的地方坐了一個帥氣的中年人,身材是謝老加長版,長相再多一點姜老的瀟灑味,空姐很吵,讓我很怕因為她們尖銳的笑聲而造成機艙玻璃爆裂,仍然焦慮中。每個人面前有一個液晶螢幕,我戴上耳機,抽出雜誌無意識地亂翻,頭等艙的片子比經濟艙多太多,而且可以自己選,8 Miles、蘭花賊、老大靠邊閃2、老鼠愛上貓等。是說經濟艙也不錯,有夜魔俠、絕配冤家、時時刻刻、貼身情人,只是像統聯一樣,他老大想播什麼你就得看什麼。

起飛的時候小孩哀嚎哭叫的聲音令我更加焦慮了。
我決定轉到古典樂頻道,一睡解千愁。

***

時間:p.m.14:35 Narita, Tokyo
地點:成田機場廁所

剛才抵達東京時,被小孩的啼哭聲吵醒,我就知道該下飛機了。現在距離班機起飛還有三個小時,我卻只有一個免稅便利商店可以逛…好像很孤單寂寞覺得冷的樣子,但是其實並沒有!這便利商店是天堂,每樣商品都精美可愛到讓我想要把整間店打包帶走,不過最後我還是冷靜下來,只買了一條護脣膏就走。目前我蹲坐在乾淨異常的廁所裡休息,我以為這裡比較清靜,不過我錯了。接下來這班飛機乘客比例大約是:40%安靜濃眉灰髮的漫畫家樣日本人,30%快步走路的金髮碧眼洋人,30%是嘩啦嘩啦高談闊論的華人。像現在,門外就有十八個(依音量估計)女人,她們正在不停重複尖叫:「這日本廁所的品質比上海的好太多啦~」「是呀是呀是呀!」「妳看這個洗手台~這個垃圾桶好乾淨呀~」接著是一群用粵語啪拉啪拉的高聲快速談笑的女子衝進來,砰砰開門關門,洗手,然後又像一陣風的捲著粵語出去。

***

時間:p.m.17:25
地點:UA838東京-舊金山

終於,在擁擠的免稅店逛了八百次,在等候區睡昏過去兩次,聽完了兩張CD,我再度坐在飛機上。右邊坐的是爆炸金髮中年女人,看的書是Diana自傳。(現在不是應該要看希拉蕊自傳比較流行嗎?)

這台飛機比剛剛的大了約莫兩倍,根據機上雜誌,這班飛機在東京加油之前還停過香港與上海。沒有個人液晶電視,幸好我的位子在螢幕前第二排,是個搖滾區,如果真的要看電影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不過我很累很想睡…


飛機尚未起飛我就睡著了,因此沒辦法確認起飛時是否有小孩在啼哭。一覺醒來吃了一頓宇宙難吃的燻雞飯,突破人體極限的那種,我吃了兩口就爆炸,這難道是本次旅行第一次的水土不服嗎?看看左邊女孩的吃了半盤才看開,右邊的大姐點的Potato也只挖了兩口,把肉泥吃完,看來這餐大家吃的食物是一樣恐怖的,本來有點後悔的感覺,也被同病相憐取代了。比較起來,剛剛UA800的燻雞麵真是人間美味!

剛才上廁所的時候一直在想一個問題:「這些穢物到底都跑到哪裡去了呢?」因為聽沖馬桶的聲音,有種被噴射到外太空的感覺,反正丟下去也只是海嘛~漁民捕魚捕到一半,被天上飄下來的衛生紙團打中腦袋~大便掉到海裡被魚吃掉,我們再吃魚~好噁心噢~


看了「貼身情人」和「女佣變鳳凰」,兩部都有Norah Jones,巧巧巧,諾大姐真是大紅人。現在螢幕上是飛機目前位置,我們飛了大約三分之一的航程,速度918,距離5658,溫度-56,什麼單位我沒注意,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會按預訂時間10:30到達舊金山。

「Seatbelt Checked.」唉,又來了,UA838的機長真冷淡,講話像機器人,不若剛才UA800的機長來得熱情有勁,一下子東京天氣晴空萬里,一下子遇到不穩定氣流請大家小心,最後還來個一長串的結語:「很高興代表東京成為第一個歡迎各位來到這裡的人。如果您要回家,歡迎回國;如果您的目的是旅遊,祝您一路順風;如果您還要轉機,請跟著出口的指示走,不要走錯~」


不知不覺又睡著,然後在美國西岸時間早上8:30醒來,正好看到空姐在發餐點,右邊的大姐看我起來,又立刻幫我要了一份,噢~她人真好,人間處處有溫情~腦袋還昏昏沉沉的我其實不太清楚這是在吃哪一餐的,不過看內容應該是早餐:三明治,蒸蛋蕃茄夾心。

很好,根據螢幕上的圖示,飛機已經黏在舊金山旁邊了,26分鐘後即將降落,但是敏銳的小孩子已經開始瘋狂嚎哭!噢,我的耳朵好痛,正在降落的飛機有雲霄飛車的感覺,我也想要跟著小孩子們一起哭~
舊金山,美國,我來了,我看到了,我要征服你了~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6月18日(水)

起床時刻:不明

 
後天往San Francisco的要轉機的飛機
往San Diego要轉車的Greyhound

Farewell, you all.
Farewell, me, too!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6月16日(月)

起床時刻:不明

 
地點:【誠品電影.旅行館】

可愛女生拿著<認識電影>結帳。

男店員細聲細氣地說:「因為這本書有磨損,所以誠品書店會主動幫您打九折。」

「阿?摩損?打折?」可愛女生還搞不清楚狀況。

「對阿,你看這邊爛爛的很醜。」(當場幻想破滅)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6月14日

起床時刻:不明

 
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
Great movie.

Not only because of the cute guy, hugh grant, but the script.

I think I love you.

Do you think that "you" is you?
You do.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6月12日(木)

起床時刻:不明

 
希望月經姊姊體諒一下
快點在20號以前來
我不想要血濺噴射機.

阿 然後
威爺恰恰替罪羊生日快樂.
請好好享用你的雪茄.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