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8 <<先月 | 翌月>>

起床時刻推移グラフ

目標起床時刻:05:00 平均起床時刻:不明

起床時刻の記録 ▼新しい順 ▲古い順 RSS

08月19日(火)

起床時刻:不明

 
Sacramento is so hot.
It is 101 degree at day time, and 70 degree at night.
There was an NBA player came to our fair yesterday, but I don't know who he is.
Actually, I don't know any of Kings' player at all.
I'm fine, Just even can't read chinese on website now. Damn it.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8月12日(火)

起床時刻:不明

 
【中場休息2:墨西哥】6

儘管依依難捨,今天還是得從墨西哥回來。去程40個小時著實把我們嚇到,因此回程我們改從Guadala Jara坐飛機到Tijuana,再坐巴士回Anaheim。

媽媽都有講,Tijuana是一個購物天堂,東西又多又便宜,但是可能是我們抵達的時間太早(10:00 a.m.),或者是計程車司機給我們報錯路,很多商店都還沒開門,有開門的商店都是黑店,隨便問一件T-Shirt就給我開價美金十元,我每往外走一步就降一元,降到六元還在喊,最後商家對著我的背影怒吼,要我隨便開價,靠~這樣誰敢買東西~

亂逛到了中午,我們騎上大灰狗回家,結果在San Diego該轉車沒轉車,我們就一路坐到了L.A.,慘!好不容易回到San Diego,再轉車回Anaheim,結果司機不知道在跟我們湊什麼熱鬧,竟然下了三次交流道還找不到回家的路,有乘客比較不客氣的就叫了:「哪個誰乾脆把窗戶打破,把我丟出去好嗎?」我們在Long Beach 和 Anaheim之間迷路了一個半小時才進站,又慘!而且因為太晚進站,車站已經關門了,我們並拿不到沒有坐錯車的行李,慘慘慘!今天唯一沒有迷路的是公車司機,我們好灰狗運地搭上了當天最後一班回Fairground的公車。至於行李,只有明天再續。

Mi才一走,我們就用搭錯車來展現對她的思念,本日行走路況複雜之程度,從地圖上是很難看出來的,但是回程仍然是有比較快,僅僅花了18個小時整。我們的墨西哥迷路之旅,就在男生們的Hotel房間裡,跟著歡樂的SATC影集劃下句號。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8月11日(月)

起床時刻:不明

 

我現在在墨西哥的GUADALAJARA
我可是花了整整兩天兩夜
坐了四十個小時以上
穿越三千公里大半個墨西哥
才來到這裡的
吃人家的住人家的當貴賓
昨天喝到了絕讚的墨西哥特產龍舌蘭酒
今天去逛了週末的傳統市集
大家等著領禮物吧

只有今天可以用中文
只有今天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8月10日

起床時刻:不明

 
【中場休息2:墨西哥】2345

Guadalajara是墨西哥僅次於墨西哥市的第二大城,氣候溫暖,歷史悠久,地靈人傑有如台南(好耶~),堪稱是墨西哥最富文化氣息的都市。南台灣來的台商有八成是聚集在這個城市,北台灣的台商則傾向聚集在墨西哥城。

在Guadala Jara的五天,我們的生活分成兩個部分,一部份在觀察Mi與黃先生的進展,不過大約在腳剛踏進Guadalajara幾個小時後,我們就做好回程只會有三個人的打算了;另一部份就是不停的吃吃喝喝+Shopping。

除了第三天晚上看的傳統歌舞表演,隔天參觀的市中心古蹟,還有開價殺價時用的西班牙文,黃先生在這五天內大大地展現了Guadalajara的台灣親切感,吃是吃台灣也有的Buffet,住是住台灣也有的花園獨棟洋房,買是買台灣也有的金銀飾,玩是玩台灣也有的Night Club,因此這五天墨西哥之旅,跟回台灣沒什麼兩樣,但是過了兩個月的純美式鄉村生活,這趟後現代墨皮台骨之旅還是讓我們感動地流下兩行清淚。。

所以,如果你妄想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找到任.何有關墨西哥歷史文化或者任何Guadalajara的旅遊記實,很抱歉要讓你失望了,哈哈哈。

不過呢,如果硬是要說的話,應該還是可以擠出一點屁來的。

沒錯,墨西哥傳統食物的特色,就是會讓你放很臭的屁。無限供應的玉米餅是主食,有時候直接撕著沾Salsa醬吃,有時候則會在裡面包生菜、番茄、肉醬、蔬菜醬料等作成墨西哥捲(Burritos),料隨意,有點像是春捲的吃法。但是,除去那四十個小時車程,我們在加州吃墨西哥菜的頻率都比在Guadarajara高(不禁懷疑,黃先生可能有刻意避免讓屋內屎味四逸吧!)。

那麼Guadalajara街頭是不是屎味四逸呢?我是覺得還好,沒有很誇張,墨西哥人腸胃結構可能和我們不同,也可能是因為街上車比人多的關係。如果你到街上看看,會很容易發現,墨西哥的國民車就是VW舊款金龜車,約佔五成以上,像台灣的March一樣氾濫(不過依我最近的觀察,應該改口說像SUZUKI Solio一樣滿街亂竄)。

拜這些Beetles之賜,加上沿街歷史悠久的宏偉教堂、中央廣場、街頭咖啡廳,Guadalajara的市容硬是多了一點復古歐風味。這裡的市民衣著行止非常優雅,我們參觀市中心的那天剛好是周日,還能看到全家盛裝穿著傳統禮服上禮拜的景象。墨西哥人多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我和Ling都覺得天主教堂內的聖母聖嬰等雕像的陰森肅穆氣氛非常詭異,適合拍攝宗教狂熱謀殺片。

Guadalajara街上也有許多流浪漢。流浪漢兼做街頭藝人,討起錢來比美國的更有創意,不過也更霸道,讓人哭笑不得。他們常常躲在馬路邊前,趁車子遇紅燈停下來時,衝到車子面前耍把戲,如耍球、踩高蹺,或是嘩啦一聲灑上肥皂水幫你擦車窗,然後再向你討錢。這景象可比台灣在公路上賣玉蘭花的小販還要危險,連安穩坐在車內的我都看得心驚膽跳-要是他擦一半沒擦完怎麼辦?還有,當你從餐廳吃飽喝足要取車回家時,也常常會有人跳出來衝著你叫一聲:「Amigo!」就要跟你收費。收什麼費?他說他剛剛幫你看車呢!

一路下來,泰帕帝歐廣場(Plaza de Tapatia)、合奏廣場(Plaza de los Moritochis)、自由市場(Mercado Libertad)應有盡有,最紅的商品人物是Ernesto Che Guevara,不管買什麼東西,和商人們討價還價才是最大樂趣。沿街隨便逛逛可以,但市場巷弄千萬別隨便走進去,小心從此以後就成了失蹤人口。

特拿拉(Donala)是手工民俗藝術品重鎮,以陶器著名,小販非常熱情,用日文、韓文向我們吆喝,不過說來說去都只是那幾句。Ling在這裡買了一尊很特別,但是很重的太陽燈座,Peggy幫家裡買了可愛的陶製門牌,我則買了印地安人的年曆和幾個Shot Glasses。

經過雜貨店時,我看到了好幾個大型的紙紮人偶,大約是天燈大小,造型多是卡通人物,Sponge Bob、飛天小女警之類的,我聯想到台灣人送葬時,也會紮個跑車洋房什麼的。問了黃先生才知道,這是墨西哥小孩子慶生或辦活動時必備的道具之一,小孩子會在活動中把紙紮玩偶打破,裡面全部都是糖果,大家就會分著吃。我完全性的誤會了!善哉善哉!

回家路上經過足球場,適逢當地足球比賽,男人們個個身著足球衣或吊嘎仔,手拿加油棒(?),往足球場浩浩蕩蕩前進,感覺像在暴動。

延襲西班牙人的生活作息,在這裡,越夜越美麗。隨著太陽西下,Pub、酒館點起了燈,盛裝的人們再度回到石板街上。合奏小夜曲從餐廳裡傳出,穿著大花裙的舞者站上了中央的涼亭踢踢踏踏,整個城市讓人有夜裡才悠悠轉醒的錯覺,難道是喝Tequila的時間又到了嗎?嘿嘿~Guadalajara可是Tequila的重要產地之一,那天晚上我們吃著烤豬肉,鮮海產,喝著醇酒,狂歡到半夜三更。

墨西哥的Guadalajara之旅,是一場讓人捨不得醒的仲夏夜之夢。

並沒有照順序演,但是還是演完了,請鼓掌。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8月06日(水)

起床時刻:不明

 
【中場休息2:墨西哥】1

Tom說,到Guadalajara至少要整整30個小時阿買尬。1個小時到Anaheim車站,6個小時到Tijuana轉車,23個小時才會到Guadalajara。世界真大!30個小時坐飛機都可以到南非了!但是初生之犢不畏虎,30個小時算什麼,眼一擠呀脖一縮,爬呀爬到墨西哥!

乘著大灰狗過美墨邊境,我們就進入墨西哥了,美墨邊境和電影演的不太一樣,比較像是台灣高速公路上的收費站那樣,才剛過邊境,我們就全體下車,排隊進入一個鐵皮屋,進行(疑似)入關的手續,檢查護照,然後每個人都要提著行李,站到一個機器面前,如果機器閃綠燈,你就可以回車上,如果閃紅燈,就要打開行李檢查。我們三人都沒事,但是同車的一個男生被攔了下來。

回到車上,我們馬上就追問他為什麼會被攔,根據我們的觀察與猜測,那台機器可能是以掃描或者測重量來測試,結果他的回答讓我們大失所望:「喔,只是Random Check。」我們實在是太看得起那台破機器了。於是我們就開始和那個男生攀談,他說他是英國人,之前去了費城、波士頓、芝加哥、休士頓…(一連串美國城市)、加州,現在要去Ray(墨西哥的某個城市)旅遊,他花了十個月自助旅行,現在已經進入旅行的尾聲,墨西哥是最後一站,然後他就要回家了,而且,他不會講西班牙話耶!我的媽呀真勇猛,我們問他:「Do you have any plan for travel?」他瀟灑一笑:「Find a hotel to stay, traveling by bus, others following the guide book!」真酷~我們也一句西班牙話都不會講就要殺到墨西哥,我們甚至連Guide Book都沒有,我們也酷~

到了Tijuana,我們下車準備換當地巴士,Tom說什麼墨西哥的巴士很不錯,有華麗的沙發,寬敞的座椅,有影片可以看(不管是任何人,這時候腦中的想像畫面應該都是和欣巴士的內裝景象),我們和站長確認:「是最好的那一種噢!」後,非常爽快的就買了票準備上車,一走出車站,就有一種不妙的感覺…什麼華麗沙發寬敞座椅和欣巴士,這他媽跟我們剛剛才下來的大灰狗有什麼差別?根本就是國光號換三重客運嘛!

無論如何,我們還是上了賊車,一路南下往Guadalajara前進。

巴士播著操西班牙語的美國影片,配音員很缺的樣子,所有的男生聲音聽起來都是同一個阿伯,所有的女生聲音聽起來都是同一個阿桑。窗外的景色持續了不知道多久,仙人掌、亂樹、雜草、泥濘、爛到不行的鐵皮屋,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偶爾還會見牛羊,墨西哥荒郊野外的景色,不太像「危險情人」拍的那樣,比較像「你他媽的也是」裡面這樣…Taquila、Taquila、Taquila…(自我催眠中)

在巴士上,我們非常幸運地認識了一個會講英文的修女,沿路上幫我們很多忙,例如休息多久、何時上車、為什麼要停車、在休息站點餐、找女廁、甚至是耐心回答我們一些無理取鬧的驢子問題,例如到了沒?到了沒?我們到哪裡了?到了沒?Are we there yet?我們跑了多久?還有多久才會到?為什麼看到麥當勞不停下來?到了沒?

當巴士跑了將近23小時,我們興沖沖的開始整理行李,修女笑瞇瞇的問我們:「你們在幹麻?」我說:「不是快到了嗎?」「呵呵,我們才到一半而已…」

「才到一半而已…」
「才到一半而已…」
「才到一半而已…」
「才到一半而已…」

好消息,好消息,並不是23小時,是34小時!活生生血淋淋的34小時!

(當天我的日記到這裡就結束了,接下來幾頁都是Bingo和西班牙單字,看來打擊真的狠大的樣子。事後想想,都30個小時了,再多11個小時有差嗎?不過就是台北高雄來回一輪嘛!)

一次日落,一次日出,一次日落,又一次日出,終於,和平鴿帶來了好消息:「我看到扛棒了!我看到Guadalajara的扛棒了!」我興奮得睡不著覺~(其實根本就是位子太小很難睡+巴士冷氣太冷+待在密閉空間太久心情很焦慮)修女說:「可以把妳的朋友叫醒,我們快到囉~」

但是奇怪的是,巴士一點都沒有要休息的樣子,它跑的狠high,它想要追逐風追逐太陽,它想要載著我們一直一直跑下去,它又繼續跑了3個小時,跑到Guadalajara的扛棒竟然又出現了一次,而且還是指著我們正在駛離的方向!「Where the fxxx are we going!?」我終於發出了怒吼,四人看起來快要暴動了,修女安撫我們:「Guadalajara是一個高地,因為Guadalajara的巴士站在城市南邊,所以我們剛剛只是穿越Guadalajara市中心,不要緊張,我們真的快要可以下車了~」

修女是好人,修女沒有騙我們,在離開Orange County 40小時後,巴士堂堂正正地停了下來,我們歪著腿軟著膝蓋離開挪亞方舟,看到Mi的朋友在車站門口對我們招手。
三千里路雲和月,我們終於到了Guadalajara,這個我們連名字都唸不全的地方,AMEN。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8月05日(火)

起床時刻:不明

 
【中場休息2:墨西哥】一段愛與抉擇的故事

說真的,墨西哥Guadala Jara之旅其實是一段愛與抉擇的故事。

邀請我們到墨西哥玩的黃先生是Mi的五專學長。Mi和黃先生淵源極深,根據我們數字週刊與水果日報記者旁敲側擊,他們當年又是互有好感,又是隱約試探,又是賭氣冷戰,又是曖昧關係…anyway,這兩人盡在不言中的六年級愛情竟然持續了十年也沒個結果!兩、三年前,黃先生隨著家族到墨西哥做皮件生意,他們兩人就斷了音訊。其間,他們只是透過朋友的轉述來了解對方近況。一直到Mi來美國工作,Mi和黃先生才又正式搭上線。

在San Diego Fair時,Mi晚上常常會甜蜜蜜地抱著手機聊天,內容不外乎今天工作好累,你要好好休息,吃飯要有營養,該睡了明天還要早起等生活叮嚀。

直到某天晚上,Mi拉著我算塔羅牌,我問她:「妳現在遇到兩難的抉擇噢?」她才告訴我,黃先生希望她能到墨西哥去工作,和他一起打拼。Mi非常煩惱,她很想答應對方,但是她還想在美國多玩一點,也擔心放棄現在的工作,突然換到一個語言不通,完全陌生的環境,是一個很大的賭注;要是萬不幸兩人又相處不好,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我告訴她:「決定權在妳的手上喔。」

於是,Mi決定為愛前往墨西哥一決勝負,ㄜ,更正,是和黃先生見一面再做決定,我們一伙姐妹淘也愛哭愛跟路地踏上了墨西哥之旅。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