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0 <<先月 | 翌月>>

起床時刻推移グラフ

目標起床時刻:05:00 平均起床時刻:不明

起床時刻の記録 ▼新しい順 ▲古い順 RSS

10月31日(金)

起床時刻:不明

 
【第五站:Phoenix】萬聖節見鬼!

在鳳凰城的那段日子直逼我進入崩潰的邊緣,這個鬼沙漠每天高達60度炎熱的氣溫,乾燥的空氣讓我天天咳嗽,還有令人焦慮又抓狂的住宿品質,再加上賺不到錢的怨恨,讓計畫紐約之行成為我生活中唯一的調劑,也是我繼續撐下去的希望。我們在鳳凰城事先訂好機票,和Dio聯絡好住宿,每天晚上都K紐約旅遊書,就等26號Fair結束領錢走人,完美的計畫。

但是各位同學,念了四年的都市計劃,學到最深刻的一點就是,計劃絕對趕不上變化,這真是一段充滿變化的奇異旅程呀。

話說前往紐約的前一天是Halloween,我們去參加Fair裡朋友Chris在鳳凰城私宅舉辦的化妝Party。

在這之前,除了因為某些原因,讓我們很不想參加這個Party,幾乎拒絕了Chris的盛情邀約,要以什麼裝扮出現也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我們想了很久:「三個(東方)女生適合扮成什麼主題?」連老闆Annie都絞盡腦汁幫我們出主意:「Charlie’s Angles(霹靂嬌娃)」、「日本觀光客(身上穿著漁夫褲,腳上套著及膝襪,脖子上背著10台相機,一進場就旁若無人地瘋狂拍照)」等。最後我們終於決定主題-「PowerPuff Girls(飛天小女警)」,我是Blossom(花花),Amanda是Bubbles(泡泡),Ling是ButterCup(毛毛)。當天下午請主管Tom載我們去二手衣店,花了十幾元置裝完成,並且把行李從Bunkhouse搬到離機場較近的Motel,就準備參加Party去了。

晚上九點和Cherry一行人到Chris家,赫然發現,不管是什麼主題,每個人都扮得漂亮美麗,只有我們三個傻瓜把自己搞得像檳榔西施,我只能說,也許日本觀光客也能造成同樣尷尬的效果。東方女孩很醒目,可惜我們實在不太會和人家裝熟,冷冰冰的三人總是用很奇妙的回應方式讓好幾批搭訕的帥哥敗興而歸,終於,再也沒有人想要搭理我們了!又糗又無聊地晃了兩個小時,悶悶地喝了幾杯雞尾酒,打了幾場撞球後,Ling和Amanda發現苗頭實在不太對,於是火速決定Call來Air Force空軍一號、二號,Kau和Billy來拯救飛天小女警離開小鎮村。

對不起,小鎮村,後會無期,因為現在我們要回去開Room趴了。

回到Motel裡,五人買了一堆酒,在房間裡又開了另外一場Halloween Party。或許是朋友比較熟,年齡比較近,也比較放得開,我們玩了一堆瘋狂遊戲,猛灌了好幾Shots 混得亂七八糟的烈酒,我在吐過昏睡過去前,想到明天早上11:30的飛機,心中有種要挫屎的預感。

隔天清晨,一夜沒睡的Amanda整理一下就叫了Taxi搭七點半的飛機回台灣,而Ling在早上八點就酒醒了,吐一吐,洗了澡換了衣服,把我們三人從床上和地上挖起來準備離開。

昏昏沉沉中我們把行李拖到樓下去上車,我仍然瘋狂地感到想吐,上車前我趴在樹叢間吐了一次,一上車我就立刻睡著,不然可能會繼續從喉嚨裡噴射出昨夜未消化的胃酸與rum。在到達機場前半個小時我再也睡不著了,用手按住嘴憋住想吐的感覺,努力吞回嘔吐物。到了停車場,門一開就又吐了個亂七八糟。

一如所料,在check in時,地勤人員告訴我們已經錯過了班機,我們改搭下一班13:30飛紐約的班機,並且從甘迺迪機場改降落在拉瓜迪亞機場。

我們在與Kau和Billy分手的時候,一夥人拍了一張合照。(後來看看洗出來的照片,覺得每個人臉上都清楚寫著:「我宿醉。」我和空軍一號、二號的表情更是淒慘無比)

在踏進登機門後,我又想吐了,我在連結走道裡瘋狂奔馳,終於找到一個垃圾桶,吧搭的一聲又抱著垃圾桶來了一次尼加拉瓜大瀑布,頭一抬起來聯合航空的空姐就站在飛機門口看著我,用一臉驚恐的表情問:「Are you O.K.? She doesn’t get some kind of influence or what, right?」敢情是以為我得SARS來著,Ling扶著我向空姐保證,只是昨晚喝太多了。對不起,台灣的父母與同胞,我又糗了。

這次醉酒經驗史無前例,讓我連著三天一想到酒就反胃,很恐怖的感覺。

在這之前,我一直對單獨坐飛機有極端的焦慮與恐懼,不是怕在飛機上墜機或是發生什麼意外,而是老是幻想錯過班機、把自己轉錯飛機,到了一個陌生地方,身無分寸的我在機場奔馳哀嚎,從此以後再也回不來的恐怖情境,我在到美國的後一個月,仍然幾乎天天作這類愚蠢的惡夢。不過,自從miss掉這班飛機以後,突然發現,其實也沒那麼糟糕嘛!大不了就是再搭下一班呀!(通常航空公司會讓你改搭當天的任何一班相同目的地的飛機。)比較麻煩的是,當有了這個領悟後,就和翹課一樣,妳翹過一堂,接下來就像骨牌一樣一次次地翹下去。

我們在達拉斯轉機,抵達時我的酒也差不多醒了。這似乎是一個很大的轉運站,降落前飛機上的轉機訊息廣播念了長長一大串,至少4,50個地名,我戰戰兢兢地等候,深怕一個不小心就錯過了,終於聽到了紐約拉瓜迪亞機場,17:10在C28號登機門。出了A12號登機門,看看手錶,現在是15:30,算來還有一個多小時可以逛逛,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果然是個大機場,商店、書店、食品店琳瑯滿目,我們一邊逛一路往C28號門前進。

晃到一家書店前,我隨手拿起雜誌瀏覽,Ling突然拍拍我的手臂,用顫抖的聲音問我:「現在幾點了?」我看看手錶說:「三點五十阿!怎樣?」她指了指頭頂的鐘說:「妳看現在幾點?」「四點五十…」「買尬!」我們兩個面對面尖叫:「有時差!」於是我們又開始拖著所有家當飛奔。

是的,我之前的觀察沒錯,這的確是一座很大的機場,我們從A棟頭下飛機,這會兒要在二十分鐘內抵達C棟尾登機,跑到一半時,我們喘著氣問經過的警衛:「有沒有比較快的方法?」警衛說:「跑快點。」媽的算妳幽默!

感謝四個月的操練,我們腳力與體力驚人,Ling和Ping終於成功抵達了!一登機,飛機就起飛了,大概真的是在等我們吧!不過,更可喜的是,下一次著陸,我們就在夢寐以求的紐約了!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0月08日(水)

起床時刻:不明

 
【第五站:Phoenix】人生如戲

今天下班後聽廣播,不確定有沒有聽錯,阿諾當選加州州長了!

天阿,難道未來真的會只剩下必勝客嗎?





請參考預言電影:【超級戰警Demolition Man】http://www.imdb.com/title/tt0106697/


阿諾當選上加州州長 震撼銀河

--------------------------------------------------------------------------------

【大紀元10月9日訊】⊙自由時報記者李光爵、李九妹、馮議賢、陳幼英/綜合報導


「什麼?現在是阿諾當家的時代?」史特龍在十年前就已經預言,台灣藝壇聞此消息更是欽羨不已,史特龍怎麼這麼神?眾星們怎麼這麼酸?看下去…

 神算史特龍 追不上老對手

  十年前由史特龍主演的科幻電影「超級戰警」中曾經有一句台詞「什麼?現在是阿諾當家的時代?」,彷彿早已預先洞悉阿諾日後必定踏上從政之路。

  史特龍在片中調侃老對手阿諾當上總統,沒想到十年後,阿諾雖然還沒當上美國總統,卻選上了加州州長。

  有趣的是,史特龍在片中說:「阿諾不是奧地利人嗎?怎麼可能選上總統?」只見片中女星珊卓布拉克說:「美國總統的競選方式因阿諾修改…」



節錄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3/10/9/n390537.htm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