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1 <<先月 | 翌月>>

起床時刻推移グラフ

目標起床時刻:05:00 平均起床時刻:不明

起床時刻の記録 ▼新しい順 ▲古い順 RSS

11月23日

起床時刻:不明

 
終於回來了台南卻沒有人有時間陪我
尷尬地喝著咖啡吃著點心喝著啤酒吃著茶葉蛋看著鐵達尼號
有點難適應無所事事等待著他人的日子
或者我從來沒習慣過停止腳步?

今晚的corner的特調甜甜辣辣
我覺得我是不想離開的
但那也許只是寂寞使然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15日

起床時刻:不明

 
我是無業我不是失業.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12日(水)

起床時刻:不明

 
Go to airtport on time.
DO NOT MISS ANY FLIGHT AGAIN.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11日(火)

起床時刻:不明

 
昨天去世界最大的百貨Macy's玩
去帝國大廈看3D電影
去地獄廚房吃晚餐
再去百老匯看歌劇魅影
今天去大都會美術館參觀
再去麥迪遜大道上吃晚餐
然後去世界上最棒的爵士Pub-Blue Note消磨一晚上...

紐約就是這麼好玩!!!!!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9日

起床時刻:不明

 
【終站】浴火鳳凰。

隔天六點就起床趕到機場,難得準時地搭上飛往鳳凰城的飛機,早上八點半抵達鳳凰城。下一班飛往舊金山的飛機是十點半或者晚上七點半,考慮過後,我們決定搭當天最後一班飛機-八點半的那班。

那麼要怎麼消磨這一整天呢?Billy可愛的笑臉早已浮上Ling的心中...(對不起,我出賣妳了!)

於是我們再度打電話把本來以為不可能再見面的空軍一號二號約出來,他們體貼地找了間華人超市,我們點了不到地的台灣小吃當午餐,然後,Ling提議去溜冰。Ice Skating耶!是真的在冰上溜冰噢,在一個十一月中還是炎熱無比的沙漠中,此行我最討厭的城市裡。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整個流程以至於結果好像是個玩笑,只為了讓我矛盾地在這鬼地方溜冰,於是老天精心設計我忘了買紀念品,錯過班機,睡在達拉斯,再決定搭最後一班班機。

總之,又一次,我們開心地在鳳凰城玩了一天,和空軍們說掰掰,終於搭上飛往Oakland的飛機,往我們的「目的地的起點」前進。當天晚上十一點,乘著機場Shuttle抵達熟悉的那家YH Check In後,才算完成這次紐約之行任務。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8日

起床時刻:不明

 
【安可安可:紐約】輾轉

今天我們八點半就起床了,天氣極好,九點半抵達帝國大廈,冰冷刺骨的風不停鑽進耳朵與圍巾之間的縫隙,只排了一個小時,長長的隊伍就成功擠上86樓,看場地規模,我猜平常可能要排兩個小時以上。

在屋頂繞了一圈,被狂風捲得頭昏腦脹,看到一個外國人身上穿著老蔣時代「中華民國萬歲」還附個中華民國國旗的軍綠夾克,就這樣,最後一個景點結束。

我說我想要買水晶,就是昨天在自由女神像渡口旁路邊攤在賣的,一顆手掌大的透明物體,中間用細點點描繪出曼哈頓主要建築及天際線的那種紀念品。我們在街道間奔馳,時間一分一秒流過,奇怪的是,明明前兩天才到處看到的東西,此刻卻只剩下昨天過去的記憶還存在。

在高樓大廈間移動,我頻頻仰頭試圖辨識相似的景色,卻隱約辨識出這個城市熱帶雨林的本質,旺盛生命力導致不可測的流動與覆蓋使我迷失方向,我開始懷疑我前幾天看到的到底是不是真的,突然回想起「百年孤寂」裡的吞噬畫面,魔幻寫實,一整個人毛起來。

最後,我們還是死心叫了計程車,不期待卻必然地以最血腥的方式體會這瘋狂城市的堵塞交通。從44街到120街竟然走了將近一個小時。我們上樓拿了所有的行李,向剛起床的Dio說聲掰掰,再度跳進計程車,繼續擠進那個便秘的交通。

到了甘迺迪機場,「You missed the flight.」地勤人員的宣告彷彿服飾店員開口喊請問需要什麼嗎一樣熟練平板而毫無感情,我想她已經習慣從紐約出來都應該要遲到而錯過班機吧,於是我們改搭當天五點多的飛機。

九點多降落達拉斯-那個超大的轉機場,今天已經沒有飛機到鳳凰城了,我們站在教室黑板一般大的Motel Information前盯著格子裡的電話號碼看,茫然的表情並沒有維持太久,迅速根據需要決定今天的下塌之處。於是陰錯陽差下,我們就在達拉斯待了一晚。Check In後請門房幫我們訂了Pizza,佐著看不懂的西班牙文肥皂劇當晚餐,睡覺。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7日(金)

起床時刻:不明

 
【安可安可:紐約】倒數第二天行程。

連著兩天陰冷潮濕的雨天,今天雖然氣溫持續下降中,倒是終於止了雨,看見了陽光。今天難得乖巧的在十點前就起床梳理完畢,煎了顆荷包蛋,配杯牛奶當早餐,順手轉開電視看「艾倫愛說笑」的「海底總動員」特輯,這可不是我們昨天看的超~可愛Nemo嗎?原來艾倫配的是她呀!阿哈哈哈,超好笑的啦,艾倫超白痴,一笑又不小心笑到十二點,挖哩咧!乒乒乓乓的衝出門搭地鐵,往今天的目的地-自由女神像前進。

自由女神像,艾莉絲島,移民局。在艾莉絲島我們開心地打電話給親友炫燿,當時是台灣的半夜兩點。搭著Ferry回到曼哈頓,華爾街,挖鼻孔金牛,雙子星大廈遺址,Century 21,最後回到公寓。我失神地看著廚房那盒魯雞腿。

我記得,當我們累呼呼地回到公寓,看著擺在廚房的那裝在密封盒裡的料理,「是不是Dio特地煮來招待我們的?」我們三八地幻想著。最後我也忘了我們煮什麼來吃,我看著窗外安靜的街道,巷子中窗口透出的黃色光亮,星期五的晚上,沉靜的紐約。

那天我早早爬上了客房裡的IKEA高架床,緊緊地閉上眼,像是要藉此保留這最後一夜。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6日(木)

起床時刻:不明

 
【安可安可:紐約】聽不懂的藍色音符

仍然睡過頭,但是整裝的速度越來越快。今天的行程是Museum Miles,大都會博物館,名貴麥迪遜大道以及傾家蕩產也要去的爵士樂聖地-Blue Note。

11點就搭地鐵到86街,徒步穿越中央公園,往大都會博物館前進。沿路上明顯發現所有枯黃的葉子都已經掉落,風一吹過,有種小丸子的爺爺蕭索的感覺。約莫二十分鐘就抵達傳說中的大都會博物館。

美國的大都會博物館,和倫敦的大英博物館,巴黎的羅浮宮並稱世界三大博物館。壯麗的建築物外觀,大都會博物館門口熱鬧滾滾,超多人準備進場參觀。博物館學生票是7元,票很特別,是一個上面寫了M字的別針,代表Metropolitan,你可以別在身上以玆識別,同時有裝飾用途。如果禮拜五下午兩點來參觀,就會有從大廳出發的免費中文導覽,如果想要使用的人,建議事先打電話詢問什麼時候有你需要的服務。算算時間只剩下五個小時,我們只好互相指出想看的展覽專區,和我記憶中旅遊書特別指出的必看作品,就開始拿著地圖埋頭苦衝。

如同前幾天紐約景象給我的衝擊一樣,原本帶著強烈距離感的東西,現下躍然眼前,太頻繁的驗證行為,卻讓我開始不再有像初始一般強烈的悸動。中午沒吃飯就直接進入大都會博物館,看到歐式庭園裡賣的三明治和咖啡,雖然很餓,卻對這種食物興不起一丁點食慾。我們在大約五點時就決定離開,雖然依依不捨尚未滿足,但是心情不對,再待下去也不會有什麼新鮮事發生。離去時順便問了售票小姐,推薦一家附近的餐廳,她說Nectar不錯,食物美味,又不會太貴,很多博物館裡的人都會去那裡吃,只要從博物館大門出去,過馬路後,延82街直走,這家餐廳就在82街與麥迪遜大道的交叉口。

這家餐館小小的,可是很溫馨,身旁每個人彷彿都大有來頭,有的人披著神秘的長披風,有的人在四人桌對著另外三人高談闊論兩個小時,還有人默默進來喝了兩杯白開水就走。我點了清蒸干貝,Ling點的是雞肉料理,食物新鮮好吃,和昨天的紅餐廳有拼,更棒的是服務態度極佳。因為我不知道干貝的英文,於是服務生請來經理,經理立刻請主廚用盤子把干貝盛來讓我看,並細心解釋如何烹調,真的有被當成貴賓的感覺。加稅與小費(因為整體服務很滿意,所以我給了20%的小費)大約是25元。

沿著麥迪遜大道,到了惠特尼博物館時,已經要關門了?只好在外面瞻仰一下那根伸出來囂張的「手」,繼續往下走。問了好幾個路人才知道本來位於53街的現代美術館(MOMA)原來遷到皇后區了,本來聽說禮拜四會開到八點半所以才決定今天去的,好吧,掰掰摩瑪,無緣。

接著我們又逛到了「雪樂門(Sherman)菸草專賣店」,我們上上下下胡亂逛了一陣,帥店員問我們從哪裡來?他高興地說:「我也去過台北噢!我很喜歡那裡呢!」很不踏實的虛榮感,希望他不只是想引起我們的注意。經過長得和FNAC很像的全美最大連鎖複合式書店-「Barnes & Noble」時,我們進去順手翻了一下村聲雜誌查Blue Note的電話,Ling打過去確認今天表演者與時間地點,對方說不用先訂位,直接到場即可。因為離表演開始還有一兩個小時,我們就先回家放下今天買的東西。

回家時,Ron躺在沙發上和他男朋友一起看「海底總動員(Finding Nemo)。他們吃晚飯時和我們聊這幾天去哪玩,有沒有買什麼好東西?我們說:「大部分的東西都太貴了!」「你們知道Century 21嗎?Dio沒有告訴妳們?Bad Dio~」Ron用搞笑的表情說。他男朋友並向我們大力推薦,Century 21的名牌服飾應有盡有,而且價錢比原價便宜很多,真正的紐約客都是在這裡買衣服的,來紐約一定要逛逛這家百貨!就在下曼哈頓世貿遺址附近。我們正式把它列入「聽說很好玩」名單,明天一看完自由女神就去!

七點多出門,雨一直下,搭地鐵ACE藍線到位於格林威治村的西四街站(W. 4 St.),一出地鐵門口就看到歷史悠久的Jazz聖地-Blue Note。八點半的節目,今天的表演者是Mark Murphy。坐吧台入場費是20元,加上5元最低消費,或者坐舞台旁邊的桌子入場費30元,加上5元最低消費。如果聽晚上十點半的表演,憑學生證入場費可以打對折,但是這樣回家就太晚了,只有兩個弱女子的我們,還是不要隨便冒這個險,所以我們就忍痛砸錢進場了。我發現了在場有不少日本人,我問Ling:「為什麼日本人這麼喜歡Jazz?」「因為這也是一個名牌吧!」好阿!Ling小姐真是妙語如珠呀!

整場表演十分精采,表演者很後現代,雖然我們聽不出個什麼門道,並且,我們喝了這輩子最貴的兩杯可樂。表演結束後,兩人有點無奈地上樓買了張明信片做紀念。格林威治村還有另一個可供爵士樂迷朝聖的經典聖地-Village Vanguard,入場費也是約25元,必須先訂位,所以有興趣的人可以比較兩方表演樂手再決定。當我們離開的時候,路邊嬉皮蹲著抽煙(or大麻?),藏在扭曲古老巷道裡的格林威治村還是熱鬧著的。

十點多回到家,我們把Ron借我們的超~可愛(So~Cute,Ron腔)海底總動員(Finding Nemo)看完就上床睡覺。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5日(水)

起床時刻:不明

 
【安可安可:紐約】歌劇魅影的結局-中華隊逆轉勝!

仍然賴床。今天的行程是梅西百貨和帝國大廈,以及34街附近的中城區,還有!晚上的重頭戲-傾家蕩產也要去的百老匯音樂劇。我們今天決定聽從Dio的建議,嘗試另一種坐地鐵的方式,先坐Local的9線到86th St.,再轉Express的1線到賓州車站,這樣子快了不少,不用老是扣扣扣扣半天。

從地鐵站一上來就是麥迪遜廣場花園(Madison Square Garden),這本來是我們其中一個列為傾家蕩產都要來的地方,後來發現來了真的會傾家蕩產,一場NBA球賽入場券,連最外圍的都要70元,不如讓我吃三頓大餐!所以只能仿照之前那些個著名建築物玩法-來照張到此一遊的相就走。話不多說,立刻前進帝國大廈!

今天天氣不是很好,帝國大廈裡沒什麼人,隨著指示走到地下一樓,Ling眼睛一亮:「ㄝ~Swatch在這裡有設專櫃耶!」我隨口回答:「可能是因為Swatch和帝國大廈合作出一款以紐約為主題的手錶吧!」30秒後,「Ping,我真的要佩服妳……」Ling看著展示櫃裡全套的Swatch紐約帝國大廈系列手錶這麼說。

地下一樓的售票處完全就沒人在排隊買票,大概是因為今天觀景台的能見度根本就是0吧。但是售票員告訴我們:「你們可以先買參觀套票,到時候挑一天天氣好再來看就可以啦!不然平常要排超久噢!」參觀套票20元,包括觀景台與介紹影片(或者也可以花18元選擇只上86樓觀景台或11元只看介紹影片)。我們決定今天先看介紹影片,等禮拜六早上再上來觀景台。

經過層層虛設關卡,進入影片室。介紹影片很像環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的「回到未來2」這個遊樂設施,座椅會隨著影片作不同傾斜與震動效果,讓感覺更逼真。可是不巧我的身邊坐了一個非常非常胖的女人,安全槓在卡在她的肚子上時,離我的肚子還有十公分的距離,她略帶歉意地安慰我:「沒關係啦,這樣夠安全了,不然我保護妳!」點點點,好吧,這麼刺激。

看過介紹影片後,我們就離開帝國大廈,進攻全世界最大的百貨-梅西百貨(Macy’s)跟人家人擠人。耶誕假期將近,除了華麗的佈置,還有很多折扣,所以裡面可能比平常更加人滿為患。很多名牌我是有看沒有懂,但是有Ling帶頭衝鋒陷陣,還把我拉上櫃檯跟她一起被人家畫臉,最後她買了化妝品和手提包,喔!那種與有榮焉的感覺又來了!

看看時間接近五點,我們開始往時代廣場接近。每天下午大約四點開始,時代廣場中央的TKT就會開始以半價販售當天的百老匯音樂劇票。如果想要知道每天上演什麼的話,之前提過的紐約兩大生活文化導覽雜誌:可以在報攤買到的紐約暫停(Time Out New York)和到處可以免費拿的村聲(the Village Voice)都可以查場次,不過我們是直接到現場,靠近售票亭的地方就會列出所有的節目清單數量,確定後決定看在Majestic Theatre上演的「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

我們大約五點開始排隊,五點前人還不是很多,接下來人就開始迅速多了起來。前面的老頭跟我嘰哩咕嚕說了幾句話,我聽不清楚,約莫是開始下雨,人越來越多之類的抱怨,我問了一下:「Pardon?」他搖搖手彷彿懶得跟我多談。後來他又轉過來,請我幫他拿一下雨傘佔著位子,他要去前面確認今天還有沒有票。回來以後他得意的告訴我們,他要看「破浪而出(Moving Out)」。我說我們要看「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他說他在倫敦看過三次,是部很棒的音樂劇。我們大約在五點半時就買到票,一個人53元,七點半開演。買好票後Ling先去廣場旁邊那家超大的Virgin唱片行把手機的預付卡增值,我在旁邊逛唱片行。事情辦完了,就準備吃晚飯囉!

剛才在等待買票的時候,有個人來發餐廳的傳單,這家餐廳叫「Red」,位於地獄廚房,又有人翻成赫爾廚房(Hell’s Kitchen)附近,記得旅遊書上寫著,以前這裡是幫派聚集之地,既然這名字這麼酷,這當然是一定要去一下的阿!這時候小雨轉成起了滂沱大雨,我們兩個人硬是不買傘,只靠一頂帽子擋雨,把自己冷得要死,進餐廳時,我們兩個幾乎全身都是溼的。

這家餐廳看起來還不錯,牆壁上的紅燈照著小小但很炫的惡魔雕像,整個感覺陰森無比,卻又有讓人食慾大開(還是其實是嗜血?)的慾望,超酷的。Ling點了什麼什麼雞,我忘記我點了什麼,印象中還滿好吃的,不過我們兩個吃得都不太專心,因為偷偷注意旁邊的一桌夫妻,老婆吃不下,老公把兩個全餐都吃掉了,食量超驚人。價格ok,加稅與小費大約20元。

七點二十分,我們就抵達百老匯劇院,看劇的人有的穿得很正式,有的穿得比較隨性,但大多保有基本的服裝禮儀。很多人會在開演前或中場休息時點杯香檳,雞尾酒在旁邊聊天,女廁一如往常的很多人。「歌劇魅影」以沉厚古典的布簾表現區隔出的空間,佈景極其詭異華麗,飾演Phantom的男主角歌聲極棒,完全不遜色於原唱的高亢,更添一點蠱惑人心的低沉,但是Christine的角色,似乎莎拉布萊曼略勝一籌噢!很可惜我們的位子比較後面,清楚有餘清晰不足(看過ART以後,才更明白一個好位子的重要性)。我個人是十分喜愛這部的整體劇情,尤其是結尾,那朵玫瑰與面具是很雋永的收場,現在想到劇中音樂盒演奏的那首「Masquerade」都會想掉淚!

快十點回到家,Dio正在用電腦連網路看亞錦賽中韓大戰,雖然因為連線速度的關係,畫面一直delay,我們還是耐著性子「聽」戰況,看到十點半的時候,網路整個就斷了,之前一直用手機詢問戰況的Dio此刻終於爆了!他決定去另一個台灣同學的宿舍房間看,我當跟屁蟲,已經累了的Ling就先上床睡覺。

走過十條街,抵達接近110街的哥大學生宿舍。一開始Dio的同學再三叮嚀我們,之前有個印度阿三因為造成噪音太大,被趕出宿舍,所以要我們看球音量要控制一下,但是有看這場球賽的人就知道,這場球怎麼可能安靜得起來?一間小雅房越塞越多人,最後七八個台灣留學生擠在電腦前一起為中華隊加油!Dio的同學一邊抱怨一題計算就寫了三局,一邊還是放心不下球場上的情況,後來乾脆闔上課本專心看球。從前八局的拉鋸戰,九局下半的緊張情勢下追平,最後十局下反敗為勝,從討論要怎麼打韓國同學洩憤,到要怎麼囂張地向韓國同學嗆聲。台灣下午三點,美國東岸是個半夜兩點,當高志綱的再見安打敲出,鄭昌明奔回本壘的那一剎那,整個房間的人彷彿瘋了似的跳起來歡呼鼓掌,此刻已經完全忘了印度阿三帶給我們的教訓!十分激情的一個夜晚。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4日(火)

起床時刻:不明

 
【安可安可:紐約】傾家蕩產是很容易的事!

早上一如往常地睡過頭了。今天我們要去的是小義大利(Little Italy)、蘇活區(SOHO)和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或the Village)。

小義大利其實就在中國城的上面一條街,搭乘地鐵的路線是一樣的。一開始只是隨意地逛,看沿路半空中吊掛著綠白紅三色的花旗飄揚,滿街都是義大利餐廳,門外站著一排拉丁面孔的男子叫著:「進來吃吃看喔~」Ling看到有一家皮件店坐落在整排的餐廳間,就推門進去。她試探地問:「請問你們有Prada那種嗎?」老闆四下看了一下就說:「有阿!當然有!就在後面!」然後就像電影裡演的一樣,他領我們走到店的盡頭,朝著牆壁敲了個節奏,牆就開了一個門,原來別有洞天,我們彷彿在搞毒品買賣似的。

裡面有另一個義大利腔先生招待客人,好幾個女人在擁擠的倉庫裡挑選仿冒的貨品,我們看了一下,覺得沒有喜歡的,決定離去。可是那義大利腔男人好像不准我們走似地叫住我們,開始大力跟我們推銷Burberry的皮包,我額頭上的汗差點流下來,Ling則向他堅持要走。我心想:「Ling,妳真是太酷啦!」或許剛好有人要付錢,或許是不想嚇到其他買客,他勉為其難地開了個門縫讓我們離去。虛驚一場的我們現在只想吃東西,問了門口的年輕人,附近有沒有好吃的義大利麵餐廳?他介紹了斜對面的一家餐館,再三跟我們保證超好吃。結果,媽的,破紀錄的難吃,這輩子沒吃過這麼噁心的義大利麵!服務態度超差!花了我十幾元還大咧咧地臉臭臭伸手跟我要小費!我再也不要相信義大利人了!

吃完很難吃的午餐後,我們就開始繼續往西逛蘇活區。根據以前上課講到都市更新,和當初聽紐約都市計劃處長來演講的縹緲印象,我向Ling唬爛了一堆蘇活區的歷史和建築,過去這裡因為鑄鐵建築式倉庫空間又大又便宜,所以吸引了很多藝術家來這裡設立工作室,活躍起來後,名牌大廠手一揮也跟進來搶在這邊開店沾點藝術氣息,結果無可避免的,當地地價瘋狂上漲,窮藝術家們又被逼得走光了,只剩下那些有錢的店大咧咧鳩佔鵲巢。大家都很自豪這是一個很成功的都市更新案例,我只想說:「可憐的藝術家,辛苦你們了,文化是門好生意,請繼續創造另一個奇蹟!」

蘇活區的店都很特別,有的大,有的小,各有特色,粗獷中帶著細緻,招牌都特別設計過,並且完全不會過大而影響街容,有些店的招牌甚至小得幾乎讓我懷疑它到底想不想讓人找到?大部分的商店門面並不像第五大道上的花俏,真正的內容都躲在看似公寓大門的店門後。我看了很多家咖啡店,精品店,家具店,服飾店,甚至有展示著仿梵谷、畢卡索、達利等現代藝術家畫作的畫廊。路上走的人感覺起來不是model就是藝術家。不得不說,這裡整體營造出來的氣氛是很讓人流連忘返的。

邊逛邊照相的我們這會兒來到一家看起來有點低調,但其實仍然很華麗的服飾店前拍照,裡面的黑大個兒店員走出來,親切地說:「我幫你們拍照好不好?」我們當然從善如流啦。拍完後店員邀我們進去參觀,還一直說我們太害羞了。裡面展示的衣服果然很驚人,以黑白為主色,交織出或深沉或華麗的圖案,我們問剛剛邀請我們的店員:「這個設計師是誰?」他說:「是個日本人,但是我不知道字怎麼寫。不過我們這裡有個型錄,也許你能找到你認得的字。」我們翻了一下,先看到川久保玲的名字,但是店員說設計師名字的發音是「Yojie」。阿,原來是夜市名人山本耀司阿!店員說:「我在這裡工作了五年,看過他兩次,是個很安靜的日本人。」旁邊的女店員也開心加入討論:「他有很多女朋友噢!我有看過!」最後他們送我們香水的試用包,並祝我們玩得開心。阿,真是有趣。

我們發現隨著天色暗下,店家也一一拉起鐵門,還說什麼這裡夜生活活躍,想來今天是來不及看NYU了,但是今天我一定要到以塗鴉聞名的紐約藝術家-Keith Haring專賣店朝聖一下。地毯式搜尋找了很久,卻怎麼也找不到這家店,於是我們問了一家歐洲舶來藝術品專賣店的店員,他查了一下告訴我們,就在離這裡兩條街外的Lafayette St.上。終於循線來到這家店,我卻感到很失望,因為,它就只是一家賣東西的店而已,彷彿和Keith Haring本身的藝術概念一點關係也沒有。最終我還是為了那個可愛的購物袋買了一件T-Shirt,在大門口照了一張相,此時兩人的口袋也只各剩三、四元和一些零錢了,回家吧。

夜晚的蘇活區感覺很恐怖,冷冷清清的。Ling遇到一個義大利中年男人堅持要請她喝咖啡,我們說天色晚了,要快點回家,他還是硬巴上來搶了一個擁抱。我們快速落跑,又在路邊看到一個車庫商店,裡面超暗的,卻很有感覺,而且很便宜!店主告訴我們這些是model拍完型錄後,他們向公司收購來的服飾。Ling在裡面挖到了一件超好看的抽繩褲,店長對她穿起來的樣子讚不絕口。問了售價,十元,Ling問店長:「收不收信用卡?」他說:「可是我們沒有刷卡機耶!」當時我們兩個身上加起來只有七元,就算是連零錢都掏出來也只能湊到八元,店長看看我們,再看看他的夥伴……好啦,sold!終於,我們又把自己搞破產了!

身無分文的我們走遍中國城,沒有一家超市收信用卡的。我們兩個shopaholic餓死應該,希望那條抽繩褲很好吃。然後,記得上次我們進錯地鐵站嗎?今天不知道中了什麼邪,我們又進錯同一站了!媽的發柯!(Sorry!)幸好回到家,街口那家很貴的grocery store收信用卡,我們到底還是買到了晚餐的材料,超讚抽繩褲逃過被搶食洩憤的命運。

一進門,Ron正開始看「金法尤物2(Legally Blond 2)」,他邀我們一起看,就按了暫停等我們煮飯,順便和我們聊天。知道我們今天吃了一頓超難吃的義大利麵,他說:「哎呀!街角就有一家很好吃的義大利餐廳啦!」「阿,就是grocery store旁邊那家嗎?」「是呀!你們下次去試試看吧!」真是一個令人流淚的遲來建議,因為我們的經濟能力,這下子可能必須重新排定大餐計畫。他知道我們之前在Fair工作,他說以前超愛去Fair,每次都為了一些白爛玩偶砸了很多錢在那裡,雖然每次都知道是去被騙的,不過他還是很喜歡那個地方,感覺很歡樂。真難得有人會真的喜歡那種騙錢地方,Ron實在很可愛。

約莫一個小時後,我們就著晚餐開始看起電影。當劇情進展到狗兒美容師告訴女主角說她的狗是Gay時,不知道是我想太多還是心胸太狹窄,我只敢哈哈笑,而Ron竟然笑得比我們大聲,是嘩拉嘩拉狂笑!Ron是真的一介真性情男子漢,還是他只是為了不想讓我們覺得尷尬?然後Dio就回來了。ㄟ,歡迎回來!要看電影嗎?

晚上上床時,我們開始嚴重地覺得要玩不完了!每天都睡過頭到中午才出門,紐約也不是我們想像中的「那種」夜生活繁華,大部分商店最晚七點就關門了,一整天只剩下半天可以玩,雖然說短短時間還是可以輕鬆花到傾家蕩產,但是這樣下去是不行的,過兩天打電話過去航空公司問可不可以延機票好了。鬧鐘調了個九點半,明天要早早起。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3日(月)

起床時刻:不明

 
 
紐約天氣很好
冷冷濕濕的

好多人分手...

===

【安可安可:紐約】秋天的尾巴。

今天又賴床了!睡到十一點才起床。快速整理衣裝儀容出門,今天的行程是中央公園秋景和第五大道。根據昨天的經驗與決定,為防止胡亂花錢以及怕被偷搶,接下來我們每天「只」帶50元現金出門(後來發現,50元根本就只能算是基本消費)。

坐9線到86th St.站,往東走到公園西邊入口進入中央公園。相較於昨天陰雨綿綿的黏膩,今天天氣十分地好。

走在上西城,沿路維多利亞式的建築就這樣擺在路邊,行道樹用一種很優雅的方式拱出專屬行人的空間,即使是一個階梯,都會覺得背後有個故事。這實在是不難理解為什麼有這麼多人願意花大錢只為讓電話號碼開頭是212(曼哈頓的區域號碼)。除了金錢滿溢的虛榮,喜歡各種文化活動的人,你都可以找到你想要頂尖、瘋狂、深刻的玩樂方式;喜歡看電影的人,更會感覺紐約是個超大片廠,無時不刻都有美夢成真的感覺,隨時隨地都想飆淚。

這裡華麗得不像是真的,卻又在每個辛勤工作,追尋夢想的不同口音、不同種族人們臉上找到真實-真正的New Yorker從來就不只將此視為消費場所,他們知道夢想是一種距離-正在拉近的距離,而我在這裡,用夢想的眼神揣測他們。紐約就是因為這樣理所當然地包容所有的夢想,而成為屬於全世界的夢想。

號稱「紐約後花園」的中央公園是紐約市政府遠在1857年就為公眾使用所預留的大片綠地,說實在我還滿佩服他們的遠見,這也是中央公園之所以珍貴而聞名世界的原因之一吧!更厲害的是,中央公園本身以超大片綠地提供公眾休閒的地方以外,同時又創造了觀光與周遭超高地價的價值,完全就是沒有賠到。

自從我媽知道我決定要去紐約,每次打電話回家她就常常向我叨念:「ㄟ!妳要去紐約耶!那時候不是秋天嗎?紐約的秋天耶!連我都覺得好興奮呀!」深秋的中央公園的確美到令人噴淚,滿天黃黃紅紅的落葉飄然降下,走在步道與灌木叢間,每條橋、每座噴泉水池、每個角落都有電影的印象。路旁不時經過正在慢跑與溜滑輪的人,草原上躺滿了大人小孩曬太陽,車子偶爾經過。中央公園很大,步道繁雜,極容易迷路。聽說老經驗的紐約客可以藉由辨認週遭建築得知方位,不過,人們大概迷了路也不想出來吧?(不知道如果紐約人對主管說:「因為在中央公園迷路所以才遲到」這種理由可不可以被原諒?)

畢士達噴泉(Bethesda Fountain)與戴拉寇特劇院(Delacorte Theater)是書上建議的必訪之地,想起來電影「小鬼當家2(Home Along 2)」裡,麥考利克金曾經在噴泉這裡甩掉壞人的追逐,搭上其實要花很多錢的馬車揚長而去,還有以每年夏天舉辦免費索票的莎士比亞戲劇表演著名的戴拉寇特劇院,11月才造訪的我們只能看著旁邊莎劇主角的雕像過乾癮。保護水域(Conservatory Water)旁有兩座著名的雕像:超夢幻的愛麗絲夢遊仙境和頭有點過大的安徒生,也是一個很讚的景點。

我們特別去找到了小野洋子為了紀念John Lennon,在其住處,也是他在1980年遇刺的地點-達科塔大廈前建造的「草莓園(Strawberry Fields)」,那裡圍了一圈坐在椅子上的人們,有的看書,有的拿把吉他唱Beatles的歌,有的和地上的星型、黑白相間的馬賽克圖形照相,這時候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的那首「Imagine」。趕快走,不然眼淚又要掉下來。

好不容易逛出了中央公園,來到舉世著名的第五大道。我們買了路邊的熱狗填飽肚子,看著身邊的日本女生手上大包小包,我們大概連CUGGI的童鞋跟都買不起!除了超多華麗到不行的天價名牌設點在此,還有一些極富特色的獨立設計師的專賣店,現在更多的是各種年輕人的服飾與手錶品牌,我們甚至還發現了一整間專門展示電影「Last Samurai(末代武士)」服裝設定的展覽館。不過幸好除去創意因素以後,我對大部分的炫燿性商品都沒有興趣,所以一路逛下來心平氣和。在廣場大飯店逛了一圈,回到第五大道,在這裡行走的人們開始迅速加快速度,不再像上城那般優雅,倒是有種狩獵的模樣。我們看到了女孩子的夢幻園地-Tiffany & Co.,這時候Ling拖著我當然也是要立刻往裡面衝。

店大門一開就有一種金光閃閃睜不開眼的虛榮感,裡面人又多又擠,天阿,大家都這麼有錢就是了!Ling說:「都來到這個地方了,不買個東西怎麼行!走,我們去買東西!」然後她就一路直奔六樓花了10元買了一條拭銀布!嘩!真是聰明,榮登精打細算之平民也可以買Tiffany消費排行榜第一名!

花過了錢,Ling整個心情就平靜下來了,於是我們慢慢逛起來。一樓是飾品,就是一般銀樓會賣的那種東西,人超多。二樓都是訂婚結婚飾品,我們還看到一顆宇宙大的黃鑽石,真不得了!當我們擠上三樓時,Ling就不小心又被定住了,她說她一定要看一下。嘩!都是水晶!嘩!傳說中的戀愛世代之Tiffany水晶蘋果!嘩!我還在不停地「嘩!」,行動派Ling已經緊緊握著水晶蘋果了。不是只有帶50元出門嗎妳?什麼?報告作弊,她竟然抽出信用卡!最後當我們走出大門時,我身旁這傢伙可是手上是提著Tiffany & Co.淡藍色購物袋的閃亮亮觀光客,嘩!連站在她身邊都覺得與有榮焉!

接下來是小小觀光客之著名建築物指認大賽,這是FAO Schwarz玩具王國,這是川普大樓,這是洛克斐勒中心,這是GE大樓,這是無線電音樂城,這是NBC,這是克萊斯勒大樓,這是時代廣場,這是中央車站。這時候我還要再隨口虎爛一下造就超高摩天大樓的都市設計政策,容積率轉移之類的歷史,快速瀏覽過後,有一種交完功課的滿足感,我們還在川普大樓裡的Starbucks買了一杯摩卡耍悠閒-紐約課稅有夠重。

沿路逛了一堆紀念品店,逛到其中一間紀念品店時,我們指著一件T-Shirt用中文說:「好貴噢!」這時候身旁的金髮碧眼外國人突然開口了:「跟老闆殺價阿!」in Chinese。尬的!我們兩個差點在人家店裡尖叫起來,我們問他:「你怎麼會講中文!?」他用一口純正的北京腔說:「跟妳們一樣,學的呀!大學我主修中文,兩年在美國念,另外兩年在北京。」這真是太神奇了傑克!好吧,是我少見多怪,現在會說中文的老外越來越多了,大家自己講話小心點!因為實在太累,今天行程到此為止,就在這附近搭地鐵回家。

從地鐵站回公寓的路上,我們在grocery store買了一些食物回家,解決今天的晚餐,順手拿了一份Village Voice(類似破報的免費讀物,裡面會有紐約的各種文化活動節目介紹)回家看。晚餐是燙青菜和咖哩飯,並且趁Dio不在的時候把他的豆干吃光光,Ron好心地稱讚我們煮的東西看起來很香很好吃。

搭了兩天地鐵,我發現紐約人真的挺自豪、驕傲於自己所處的是世界之都,不管貼在哪裡的標語,他們都會自稱是全世界最棒的都市。例如地鐵上招考警察的標語就會說「世界最棒的都市需要世界最棒的警察」,百老匯有音樂劇上演,海報就寫「XXX將在世界最棒的城市上演」,或是政府勸導廣告會說「在世界最棒的都市,要當個世界最棒的市民,不要闖紅燈」這樣,十分有趣。阿,不想了不想了,上床睡覺。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2日

起床時刻:不明

 
【安可安可:紐約】滿地都是LV!

今天我們賴床賴到快中午才起床。(後來發現可能是時差的問題,因為接下來在紐約的日子,幾乎沒有一天可以在早上九點以前醒來的!回到舊金山卻每天都八點就眼睛扒晶晶(台)準備出門玩)聽說行李今天中午就會來,我開了電腦,邊上網邊等行李,那兩ㄎㄚ龐然巨物在下午兩點半抵達公寓。把東西安頓在Dio房間後,兩人就趕緊出門。我們事先並沒有任何像樣的計劃(真是不應該),但是因為太想念台灣食物,第一目標絕對是先逛中國城。

從116th St.站坐慢吞吞的9線到Times Square(時代廣場),再轉NRQW線到Canal St.站,一出地鐵站就被LV嚇到。滿街飛天的紙屑,展示著粗糙紀念品的鐵架子佔據了半個行人走道,半溼不乾的地板粘著陳年污垢,人行來來往往,好像每個人都只是路過。圍在路邊的小販大聲用普通話、廣東話與英文向從地鐵站口老鼠逃難般湧出的觀光客兜售各種仿冒的名牌飾品皮件。

在等綠燈的時候,突然發現身旁的小販瞬間消失了!像孫悟空的瞬間移動一樣,就這樣不見了!原來是警察來了。警察一離開,那些看似觀光客走來走去的人,又不知道從哪裡拿出內裝仿冒貨的大黑色垃圾袋就地叫賣起來,這中間過程不過20秒,我過完馬路還沒辦法把掉下來的下巴橋回去。

可能因為今天是星期天,而且很多商店在打折,路上的人多到不行,更慘的是開始下起毛毛雨。不過其實在這裡,買衣服的氣氛是很好的,除了在台灣高高在上的洋貨在這裡顯得平易近人,街上行人的穿著更讓我們感覺:在紐約,不管買什麼穿什麼都超in,於是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手提了一堆衣服、帽子。在某家連鎖鞋店買鞋子的時候,店員給了我們一疊Coupon,我們告訴她:「可是我們只是觀光客耶,下禮拜就要走了,未來可能沒什麼機會消費,就不用給我們啦!」她驚訝的說:「騙人,可是妳們的口音很道地耶!我以為妳們在紐約住了很久!」這句話讓我們兩個從紐約爽回台灣,真是會講話,當場又跟她買了一雙襪子。

我們在中國城逛來逛去,只吃了碗餛飩麵。國外的中式菜肴,怎麼吃都沒有台灣的好吃。我和Ling一致同意舊金山的中國城比較好玩,買好食材決定回家。走進地鐵站才發現並不是會分辨downtown和uptown就可以,我們進了與原本要坐的那條線近在咫尺的另一個地鐵站,這條線並不能回家,多走兩步路回到前方正確的地鐵站,結果卡刷不進去了,服務台小姐才告訴我們,剛刷過的車票要過十五分鐘才能再刷下一次,我們只好在門外等到消磁,循原線回家。回到公寓,放下滿手的購物袋,有一種沉重的失落感油然升起。紐約好像不是這樣玩的,買東西在台灣就可以買了,而我們就這樣浪費了一天?

這樣下去不行,自助旅行多少是要做一點功課的!我立刻開了word檔,招來Ling商討國家大事。翻開書,拿出紙筆,我們列下幾個項目:「傾家蕩產也要去的地方」、「不去不會死,但是沒去過會很丟臉的觀光客必遊景點」、「聽說很好玩的地方」還有「超級大餐菜單」。對,我是都市計劃系畢業的學生,Ling是國際貿易系畢業的學生,我們兩個要寫一份很棒的旅遊企劃書!根據以上的分類,參訪景點方式,預估時間,景點位置路線分析,和衡量我們的經濟能力後,那天晚上我們熬夜到兩點排出了一份結構完整又富彈性的完美行程。明天會更好,洗澡睡覺。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1日

起床時刻:不明

 
【安可安可:紐約】Welcome to New York!

飛機漸漸降低高度,穿越雲層,已經可以隱約看到下方的燈光點點。機長廣播:「我們將在二十分鐘以後抵達拉瓜迪亞機場,歡迎來到紐約市。」下方的景色越來越清晰,我的心也跳得越來越快。我迫不及待地開始猜測紐約的樣子,是不是這個樣子呢?是不是正在機翼下方的那片光亮呢?那條長長的黃色燈光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第五大道呢?中央公園到底有多大呢?

赫然,我的眼前閃入遠遠的那端,一大片摩天大樓與道路燈光組合成的華麗夜景,那是你根本就不可能錯認,曾經在電影、地圖與照片上出現過上百萬次的形象,那就是紐約!飛機炫耀似的低空滑翔過曼哈頓上空,在高樓大廈間盤旋,讓人輕易地一一辨認出中央公園,帝國大廈,距離近到好像手一伸出去就可以把那些摩天大樓拔起來,那時候我的眼淚都快要飆出來,有一種夢想成真的感動,我真的靠自己賺的錢到紐約來旅行了!。

(所以我一定要跟大家建議,雖然甘迺迪(JFK)機場比較大比較有名,但拉瓜迪亞機場(La Guardia,機場代號LGA)距離曼哈頓比起甘迺迪機場近得多,所以有機會的話,請選擇一個可以在夜晚降落拉瓜迪亞機場的班機,絕對會讓你愛上這個歡迎光臨的方式,也省下再花一百多元坐直昇機鳥瞰紐約的花費囉!。)

九點半下了飛機,出關打給Dio說我們已經到了,他說他正要去坐地鐵回家,我們就去等行李。可是,等了很久,同班機的人都拿到行李了,為什麼還是沒看見我們的?Ling去Lost and Found問,櫃檯人員查了一下說:「你們的行李另一班飛機,要今天晚上12點才會到噢!」並告訴我們,留下姓名住址,明天會有專員快遞到我們家。原來還有行李可以搭不同飛機這種事,希望它們坐的是頭等艙。這時候打電話給Dio問他家contact detail,可能是因為正在坐地鐵,所以完全接不上線。

一整天下來快要抓狂的我們安慰自己:「反正家當那麼多,要自己搬回去也很麻煩,明天就有人會幫我們送到門口了,多棒呀!」所以我們留下姓名,等等回家了再打電話過來確認住址。熱情的機場叫車人員和我們聊天,不停地稱讚紐約是個很棒的城市,說我們只來玩一個禮拜實在太短,不如直接留在這兒不要回去之類的話,一身疲憊的我們實在沒力氣和她解釋,只能嗯嗯阿阿的敷衍,終於上了計程車,隔著半開的塑膠玻板告訴司機:「Amsterdam and 121st street intersection.」。

車子從皇后區過橋進入曼哈頓島,外加過橋費5元,由北而來的我們此時正在經過哈林區-這個傳說中的危險地帶,我彷彿聽到遠方多人正在叫囂的聲音,司機用中東腔英文問我們到了目的地有沒有人接送?並叮嚀我們沒事晚上不要來這裡亂跑,坐在車內的我,眼睛偶爾不小心對上站在路邊的黑人,我就開始緊張,想掰我們會跆拳道空手道都怕人家聽不懂。幸好交通順暢,我們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付錢下車。(計程車從拉瓜迪亞機場到市區只需花17-22元,比原定降落的甘迺迪機場的公定價35-40元便宜許多,再度推薦!)等了五分鐘就看到Dio遠遠走來。

我們要借住的公寓位於曼哈頓上西城,離哥倫比亞大學僅五條街的距離,治安良好,環境舒適,Dio的室友叫Ron,正在讀博士。原本他讓我們借住一個禮拜,堅持不收房租,後來我們聽了Dio的建議,送他一瓶酒當作我們的感謝禮,這對我們來說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幫助。以我來說,我在買機票的時候就花掉了我快一半的積蓄(鳳凰城-紐約來回+鳳凰城到舊金山=USD 400),到紐約的時候身上只剩下五百元美金左右,以曼哈頓的物價,大概兩天半我就破產了!再度感謝Dio和Ron的招待!

Dio帶我們到公寓,看到眼前景象的我,眼淚又要飆出來了……鋪滿車頂的細小落葉黃得讓人心醉,古典的階梯與兩扇黑色鐵鑄大門引導我們進入公寓,拉門式古董電梯,【61-A】沉重的木頭門一打開,這個暖氣,這個窗戶,這個牆壁,這種油漆,這個地毯,這個沙發床,甚至躺在雜誌夾裡的Time Out和New Yorker, Dio,你家是天堂!你家真是太浪漫啦!(我已經完全沉醉在自己的幻想裡。)

因為Ron的朋友還沒搬出本來要借住給我們的客房,所以今天我們先睡客廳沙發拉出來的床。天阿,超酷的!這可是擺在客廳的IKEA沙發床耶!正常狀況下,我們是不可能在台灣睡到這種床的。蒔霈曾經有個設計題目是要以朋友為客戶,設計所謂夢想中的房子,我因為堅持要一張沙發床,結果害她被老師罵:「怎麼可能有人真的把沙發床當床?」為什麼不行?反正,就也是剛好了了我一個莫名其妙的小小心願啦!

Dio讓我們安置好行李後,就把我們帶到客廳,拿出地鐵地圖概略講解紐約生存法則,例如過馬路只有觀光客才會等紅綠燈,看到沒車就可以走,進門時先拿好鑰匙,注意後面有沒有人,想被搶就晚上去中央公園,坐地鐵要小心,看準是downtown還是uptown,凡事小心,不要裝笨,哪裡好玩,廚房什麼東西我們可以吃可以用之類的。

當天晚上Dio就帶我們去買地鐵車票,紐約的天氣挺溫暖,有點溼,走在夜晚略顯安靜的紐約街頭,我突然覺得這裡很像台北,是個隨時都可能找到驚喜的刺激城市,相較起來,舊金山就比較像台南,熱鬧無比的可愛文化都市。穿過哥倫比亞大學校園時,Dio大略地介紹一下校園內著名的建築物,圖書館、系館、雕像等。

從公寓出發,大約五分鐘步程就到了位於Broadway上的116th St.地鐵站。我對紐約地鐵站的第一印象是有點骯髒與陰森,有黑人向我們兜售地鐵票,和台北乾淨明亮的捷運差很兜,不過念在紐約地鐵站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就不苛求了。在某好心黑人的講解下,我們在加值機各買了一張捷運七日卡,一週內可無線次數搭乘,票價21元,地鐵站詢問處可索取超好用地圖(不過大部分的時候都沒有,洛克斐勒中心附近很多紀念品專賣店門口可以拿),完美。對我們來說(或許對多數人也是),這種暢遊紐約交通方式可算是經濟又方便,以後這就是我們每天的基本出門模式。

回到公寓,聯絡好行李,上個網、洗個澡,上床睡覺。

宿醉嘔吐、錯過班機、差點被飛機放鴿子、行李丟掉,終於,結束了紐約的第一天。

隔天,Dio和朋友去Boston玩兩天,禮拜二才回來,這裡是我們的天下了!(狂笑)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