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2 <<先月 | 翌月>>

起床時刻推移グラフ

目標起床時刻:05:00 平均起床時刻:不明

起床時刻の記録 ▼新しい順 ▲古い順 RSS

02月27日(金)

起床時刻:不明

 
為什麼,經理出爾反爾,卻都是我要賠罪咧?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23日(月)

起床時刻:不明

 
現在要學發新聞稿了。

不好意思公開講電話的彆扭個性,真痛苦。
因為辦公室很安靜,安靜到爆,只要有一點動靜,全部的人都會豎起耳朵。(至少我一定會)
講電話就像講給所有的人聽,阿,一想到就覺得害羞,所以我不敢打電話。真的不行的時候,就跑到外面去用自己的手機打,阿,真痛苦,我真蠢。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19日(木)

起床時刻:不明

 
李遠哲說,大學是唸已經知道的知識,研究所是探索未知的知識。

我為什麼要唸研究所?
我好想念研究所,卻不知道我到底幹麻要唸研究所。
我好想繼續唸書做研究,卻懷疑我是不是一定要待在教室才能唸書做研究。
唯一的理由是,也許有研究生的身分,大家才能確定我在幹麻,一如人們總是問我在哪裡工作。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18日(水)

起床時刻:不明

 
王老先生的手機鈴聲超好笑。

一陣鈴聲,接著一個女生的聲音:「Hello~」又一陣鈴聲,再接著女生的聲音:「Hello~」繼續重複,背景音樂突然響起超活潑的舞曲,整段鈴聲實在是讓人忍不住發噱。然後就是王老先生很好聽的聲音。

王老先生,你真是讓人太難捉摸了!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17日(火)

起床時刻:不明

 
天阿,為什麼都是台灣人,都是講中文,甚至都在台灣,卻要用英文書信來往?
而且明明英文又沒有很好!動詞及物不及物都分不清楚。

原來一份讀書計劃加自傳可以叫價五千至六千,一份推薦信一千五至兩千。
沒想到我在不知不覺中就賺了這麼多錢,而且仍然不是我的。哈哈。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16日(月)

起床時刻:不明

 
我想,婚姻是一種宗教。

好焦慮呀。沒想到都這麼老了還會焦慮。
真是沒長大。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13日(金)

起床時刻:不明

 
主持人:「Bill,請向喜愛你的青少年朋友們說幾句話。」
Bill:「不要買毒品。來當歌手,他們免費送你。」(爽~)
 
-Love Actually《愛是你愛是我/真的戀愛了(港)/真愛至上(大陸)》

(我只是想說,幹,台灣這次翻的片名有夠爛~)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12日(木)

起床時刻:不明

 
五百年前,活版印刷加速人類知識的傳播,造就文藝復興,西方人文主義首度抬頭,然而當時的作品仍然是依著消費市場主流而走。當時的商業主義這樣聲明:「一個畫家的聲譽好壞,不在於他的藝術作品是否符合什麼崇高的內在標準,端視他的作品能引發多少商業興趣。」
 
五百年後,條件差不多,再來一次文藝復興吧。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11日(水)

起床時刻:不明

 
傳說中的大帥哥,Kaplan的International manager, Brian, 長得很像阿部寬。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10日(火)

起床時刻:不明

 
中午時間,走在巷子裡,我好茫然。
吃雞肉有禽流感,吃牛肉有狂牛病,吃豬肉有口蹄疫。
「怕什麼,SARS都熬過來了!」
「可是1918年禽流感大流行,死了兩千萬人耶!」
「現在可不是那種落後時代!」別再猶豫了,點吧!

我用壯士斷腕的決心與表情說:「老闆,請給我一份南蠻丼...」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09日(月)

起床時刻:不明

 
寫了好幾天的簡介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重寫就好了不是?
明明在心裡就已經做好準備了,卻再也沒辦法鍵入任何一個字。
不停地回憶起過去的片段,卻又記得不夠清楚。
應該是有跡可循,卻完全沒有辦法重來。

「我想我是再也寫不出像上一篇一般好的簡介了。」我心裡想,像是那段突然結束的愛情。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08日

起床時刻:不明

 
Fabiano獻寶似的將他車上的CD一張張介紹給我聽。
他說:「你一定要聽聽這傢伙。」他興奮地抽出一張燒錄片。
"Improvise."他說,"這是他的表演方式,全都是他用嘴搞出來的聲音。"他陶醉其中並且跟著音樂瘋狂大笑。

"Bobby McFerrin."我在心中默念並微笑看著他。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06日(金)

起床時刻:不明

 
我在《東方主義》中的理念是要運用人文的判準來打開鬥爭的場欲,引介一系列較詳盡的思想與分析,來取代爭議頻仍、不假思索的激憤,後者以各種標籤與你死我活的辯論來禁錮我們,其目標是要追求一種躍躍欲戰的集體認同,而不是相互理解與知識交流。...

-《東方主義》愛德華。薩依德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05日(木)

起床時刻:不明

 
對於批評他的人,克林姆(Klimt)引用德國劇作家席勒(Friedrich Schiller)的名言:「如果你的作為與藝術無法取悅所有的人,那就為少數人做正確的事。討好多數人是不好的。」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04日(水)

起床時刻:不明

 
日光節約時間又稱夏令時間,是將原本的標準時間撥快一個小時,恢復時再撥慢一個小時。作用在於早一個小時起床,達到早睡早起、節約能源的目的。

「白痴到了巴黎還是白痴,智障到了紐約還是智障,如果你從來就沒看過畢卡索的東西,並不會因為你到了這裡,而讓你忽然領略這位現代藝術大師的偉大。」不要裝懂。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03日(火)

起床時刻:不明

 
I love you, Christine..
我愛妳..
You alone can make my song take flight.
妳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使我的音樂飛揚。
it's over now, the music of the night!
一切都結束了,這屬於夜的音樂!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02月02日(月)

起床時刻:不明

 
【後記】擠壓。

事實上,時至今日,我要承認,我幾乎已經回想不起當初在紐約街頭恣意揮灑的熱情,甚至也耗盡了一個禮拜前想要紀錄下來的那股衝動。

對於現在的我,不過是兩個月前才發生的事,記憶卻迅速消逝得只剩下地圖上的地名與帳本記載的消費,像是隨意地吞了一口口水,滋味就只剩下回憶,連菜渣都沒有。

我一直是這樣一個虎頭蛇尾的人,書上說這樣的人會失敗。或許就是預料到,不久之後我就會再也想不起這些當時瘋狂著的美好回憶,所以想也沒想地就提了筆,我至少留下了什麼,不是?

無能為力結束,卻又拼了命地想結束,為文隨意而倉卒,漫無章法,是以為「擠壓」。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