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 <<先月 | 翌月>>

起床時刻推移グラフ

目標起床時刻:05:00 平均起床時刻:不明

起床時刻の記録 ▼新しい順 ▲古い順 RSS

11月30日(火)

起床時刻:不明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都決定離開了,何必刻意丟下炸彈毀了兩個人呢?

---

雖然實歲是滿23歲,但是照中國人的算法,我算是24歲了吧?感覺很感傷耶。以前沒有想過24歲是什麼樣子,但是也沒想過像現在一事無成,畢業後,身心就一直處於流浪的狀態。

有點急,不過也沒什麼辦法。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29日(月)

起床時刻:不明

 
有時候,會偷偷地期待別人也失敗一點,這樣會讓自己的失敗不那麼孤獨。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24日(水)

起床時刻:不明

 
看完四月物語只花一個小時多一點,想說就順便看一下青春電幻物語好了…

槓,沒想到,萬般想不到!藝術,好藝術!竟然走了個燕尾蝶加TURBO杜可風路線!時而惟美時而複雜的畫面下,壓力卻無比沉重…直到螢幕拉出演員表,全場還是傻在座位上站不起來,氣氛僵到一個程度。出了電影院,還沒反芻先反胃…慘…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23日(火)

起床時刻:不明

 
<青春電幻物語>


給下一輪青春世代的備忘錄




  兩個世界。

  耳機內的是Lily Chou-Chou的音樂,孤單的寂寞的沉重的秘密的自由的想望的,「迷癡」和「青貓」的。
  耳機外的是一片廣闊安靜的麥田,蓮見閉眼沉默著,星野嘶吼著。

  耳機內外,現實虛擬,你,我,兩個世界沒有交集。
  只有Lily Chou-Chou在懸崖邊守望麥田,保護天真嘻鬧的孩子們。


  【星野】

  因為久野,星野認識了Lily Chou-Chou。久野是坐在星野隔壁的女生。小學五年級時,星野轉學,離校的那天,久野送他以Lily Chou-Chou為中心而組成的團體-「迷癡」的CD。

  剛升入國中一年級,星野擔任入學生代表致詞,參加劍道社團認識了蓮見。

  「入學生代表有什麼了不起,其實大家都討厭你!」社團女同學在被星野訓斥了以後,口無遮攔地罵。

  「又不是我自己要求要當入學生代表的。我的成績只有第七名,大家卻硬說我是第一名。我什麼也沒做,可是我又能怎麼辦?」困擾的星野對蓮見抱怨,迷惘地望著星空。



  1999年暑假,他們用盜來的錢到沖繩旅行。

  星野在夜遊沙灘時被受手電筒光線吸引的金槍魚擊中,又在游往與Lily Chou-Chou歌曲同名的夢想之島時溺水。他對夢想的等待與追求似乎都換來了不太好的下場。

  「沖繩傳說人有七條命,現在你掉了兩條,只剩下五條了。真邪門,一定是被神詛咒了或什麼的。」沖繩嚮導用方言像是對星野說,又像是喃喃自語著。

  星野自從受了傷後就沒怎麼說話,現在正靜靜看著前方出了車禍的傷者。
  他們認識,那傢伙總是白吃白喝他們付錢買來的食物。

  「那些錢,那些旅費都是搶來的,」星野想,一把抓了所有的錢拋向海面,彷若聽不見同伴們的驚呼聲。

  這樣,丟棄這不勞而獲的沖繩之旅,詛咒應該就會停止了吧。

  那麼,俊秀的外表、言過其實的成績、美麗的母親、富有的家庭背景,這些原罪,要怎麼還清?



  暑假過後,9月1日,是預言中的世界末日。
  家道中落,學期開始,他發現他必須開始償還負債--他人的期待。

  或者,他可以選擇拒絕償還,他決定宣佈破產,Reload,重新開始。
  星野眼中的世界瞬間崩潰。

  他毀了他人加諸於自身的形象,宣佈拋棄過往--割下同學的髮辮,把他踹入泥塘裡,當王。第一次享受親手得來的真實力量。

  他再不要任何的罪惡感,因此決定習慣罪惡感。
  他再不要失去任何東西,所以選擇用雙手摧殘。
  他再不要成為他人期待,於是以恐懼夢靨取代。

  於是他毀了和蓮見的友情,毀了對久野的愛情。
  結束了一切,卻更加孤單痛苦。
  久野被手下強暴的那個下午,聽著她送他的Lily Chou-Chou,星野在麥田中嘶吼著。






  【蓮見】

  因為參加劍道社團,蓮見認識了星野。成績優秀、入學生代表、背景優渥,星野曾經是蓮見形影不離的朋友,崇拜的對象。他喜歡久野,但只敢偷偷在琴房外聽她彈奏德布西的鋼琴曲。

  1999年9月1日,星野轉性了以後,蓮見更加內向,他和星野的聯繫,只剩下欺凌與被欺凌。如同行尸走肉般和不認識的嘍囉們依著星野的指示燒巴士,偷CD,勒索同學,負責監視被強迫援交的同學。

  送被強迫援交的津田回家時,他只能沉默。
  誘騙暗戀的久野走入倉庫時,他只能哭泣。

  在眾人前自慰,不只是因為被迫順從星野的命令,而是藉此踐踏自尊,懲罰自己,置自己於卑微與痛苦之中,以求平撫罪惡感。他們的友情在CD折裂成兩半的那一刻,決裂。



  「為什麼不答應佐佐木?」蓮見問。
  「我配不上他。」津田答。
  「但是他可以保護你。」蓮見困惑。
  「你在保護我。」津田說。

  在援交過後陪妳回家,這樣,就算是保護嗎?
  保護不是應該要設立一個美好的結界,不允許任何污穢與咒詛進入嗎?
  就像Lily Chou-Chou的音樂一般,帶上耳機,就進入心靈的避風港,自由與希望就能飛翔,不是嗎?

  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他不敢想。
  誰改變了星野,他不知道。
  反正在現實中,他已經算是個失敗而懦弱的存在。
  他沒有辦法維護正義,他沒有辦法阻止暴力,他沒有辦法抗拒聽從,對一切無能為力。
  他借給津田Lily Chou-Chou的CD,希望給她一點力量。
  津田聽著音樂,嚮往坐上風箏飛翔,於是爬上高壓電塔跳下,






                             死亡。



  「被弄壞了。」剛嘔吐完,躺在保健室的蓮見,指示老師們拿出口袋中破裂的CD,雲淡風清地表示。

  砸碎的CD、偷竊、久野的光頭、津田的死、毀了他們的生活、所有的恐懼,全都被弄壞了。這是他在現實世界中所能發出最大的聲音。

  師長們沉默無言,顯然沒有任何人聽懂,遑論解決這樣的困境。
  所謂成人的熟練,竟只不過在於能夠自然地表現出無能為力的樣子。

  嘔吐與死亡的味道仍然飄散在僵冷的空氣中,世界只剩下蒼穹和孤獨的我。






  【世界。Ether】

  因為星野,蓮見認識了Lily Chou-Chou。但Lily Chou-Chou僅是一個記號符碼,他們對此的真實經驗沒有任何重疊,各自想像。

  是崇拜,還是敏感,無論如何,蓮見就是「迷癡(Philia)」,他完全了解Lily Chou-Chou歌中的涵義。至少,在虛擬世界,他仍保有存在的意義與希望。

  「問『迷癡』,他最了解Lily Chou-Chou音樂中Ether指的是什麼。」網友們這樣推薦。

  於是「青貓(Blue Cat)」找上他。

  「青貓」與「迷癡」氣息相投,對Ether的定義更是不謀而合。他們互相安慰,互相分享對世界最初的期待,他們秘密的愛,對話深入到內心最黑暗的世界,並將對現實的不解,對痛苦的壓抑,夢想與情感的出口,置於Lily Chou-Chou的音樂與網路上。「青貓」是他唯一能交流溝通的朋友。



  沒有交集的虛擬與現實,終究即將因為一顆青蘋果融為一體。
  青貓的世界瞬間滲入迷癡的世界,一如星野抑扼著蓮見的喉嚨。

  「我會拿著青蘋果在演唱會的入口處等你,記得噢!青蘋果就是記號。」
  「青貓」留言。

  在演唱會的入口,蓮見看到了青蘋果,青蘋果握在星野手上。

  「如果有人跟你說話,就把這個拿給他。」星野抽走蓮見的入場券,然後把青蘋果塞入蓮見手中,閃入排隊的人群。蓮見低頭看蘋果上的黑字:「BlueCat@.....」,蓮見猛抬頭,已入場的星野揮揮蓮見的入場卷,揉爛丟棄,只是一個惡作劇。

  「青貓」就是星野,蓮見仍然是蓮見。

  Lily Chou-Chou的歌聲響起,這就是Ether嗎?這就是希望嗎?這就是盼望已久的生存的意義嗎?

  Lily Chou-Chou不會是麥田的守護者,Ether不會是他們絕望的救贖。
  一切的信仰,就此死亡!

  演唱會結束,蓮見趁亂抽出星野的刀,一舉捅入青蘋果中。






  【成長】

  完美純淨的世界幻滅,青春就此終結,少年們學會失望與絕望,開始成長。

  津田掙脫了控制人生的風箏線,向高處飛翔,重重墜下,手機掛在半空中的繩索上,永遠停留在青春的美麗時光。
  久野頂著光頭走進教室入座,若無其事地抓抓狗啃般的後腦,依然倔強自信地在殘酷的世界裡,彈奏著她喜歡的德布西的「棕髮女郎」。
  蓮見不再以「迷癡」的ID發表文章,染了頭髮,走進久野彈琴的琴房,不再躲藏,自己的夢想不能由他人定義,自己的麥田不能由他人守望。
  星野不再需要背負任何罪惡感與希望,他在另一個世界輕舞飛揚。

  他們對過往青春的沉默無言,從此以後隔開成兩個世界。



  按照預言,世界在1999年9月1日就會結束。
  此後,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是在母體(Matrix)之中。

  我們都是存活下來的久野和蓮見。
  這是給下一輪青春世代的備忘錄。






  【以太。Ether】電磁波傳遞時的媒介。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18日(木)

起床時刻:不明

 
【忠實電子爆】
依據台北市公農業產銷基金會調查,一般市售蔬果農藥殘留不合格率在6~8%。換言之,每到市場去買一百次蔬果,就有六至八次會買到含農藥過量的產品。

天阿,這大概是我這輩子看過最斷章取義而且不合邏輯的分析了!




我見識太少?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11日(木)

起床時刻:不明

 
在這個世界上,我最厭惡的生物就是歐巴桑,第二是蟑螂。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10日(水)

起床時刻:不明

 
我是一人公司,我是一人公司,我是一人公司!
連老闆都跑到紐約去逍遙了~

我正在變身電腦工程師中~
可是,我電腦並沒有很好~
幹~

(請想像這是一首歌。)
(一首爛歌。)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8日(月)

起床時刻:不明

 
<二手書之戀(wilbur wants to kill himself)>


故事設定非常平凡,哥哥賀伯成熟穩重習慣照顧人,弟弟韋伯人見人愛有自殺傾向,哥哥和弟弟愛上同一個女人艾莉絲。不搞親情大愛也不宣揚愛情至上,每個人都涉入其中,每個人都有權並有所決定,幽默細膩又溫馨的二手愛情故事。


(幽默?我看不出來哪裡幽默了…同學如是說。)


鼻毛心理醫生很幽默阿,我覺得這是最幽默的一個角色了。

習慣試著解決他人的困擾,排解他人的情緒,非常感情用事。好像對你體貼入微,關懷備至,在聽者耳裡卻句句帶刺,帶著同情的優越感。即使是身為心理醫生,她卻總是沒有進入狀況,活在自己的感情世界裡。很諷刺的咧。

兩相對比,另一個心理醫生何斯特看似冷漠無情,公事公辦,但是他就將心理醫生的角色扮演得非常稱職。不隨著韋伯的瘋癲起舞,也不放縱賀伯的逃避現實。他可以和病患成為交心好友(請賀伯喝威士忌,賀伯知道他喜歡每天兩點來打掃的蘇珊),卻又保持專業的距離,說到這裡,又覺得這角色實在是太完美了,除了他的姓氏音近德文的香腸,可能無可挑剔了吧,唉。


再來說說溫馨。

韋伯從小就盡得父母疼愛,長大後也從來不缺情人,在托兒所工作還可以輕鬆把小孩子唬得一楞一楞,應該是幸福的人生,他卻在還來不及學會付出前就喪失了摯愛的母親,而感受不到自我的價值,自殺次數多到醫院不想收他。

韋伯的個性執拗,在小孩眼裡酷翻了天,在異性眼裡是一種性吸引力,在賀伯眼裡是孩子般的任性,在艾莉絲眼裡是一種求救。透過不同的經驗與情緒,人的行為會被形塑成各種不同的可能性。韋伯卻覺得那些都不是自己的價值。

再回頭看韋伯與艾莉絲的互動,艾莉絲先救了他(韋伯自殺),他再救艾莉絲(幫她主持瑪麗的生日派對),雖然非常簡單與平凡,但這次意外事件提供了他付出的機會,生存的理由,以及繼續的動力。賀伯的病讓他們兩人有更多機會相處,進而發展出感情。

後來,賀伯得知來日無多,臨死前回家過節。瑪麗在睡前說了一句:「你要睡韋伯的床嗎?」賀伯微微一笑說:「不,我要回醫院。」兩句話表達出瑪麗的早熟(九歲小孩就懂得放暗示,還放得恰如其分!?)和賀伯其實早已知道並接受這個事實,也了解瑪麗已經接受了他們的關係。在回醫院前,各自和艾莉絲與韋伯說,要好好照顧對方。他並沒有用那種壯烈成仁踩著他們的罪惡感的要求口氣,要他們遵照他所說的每一句話,而是告訴他們,他們都需要對方。

他們之間的情感很自私,也很無私。韋伯任性的自殺,卻為了艾莉絲活下去,即使愛上艾莉絲,仍然因為覺得對不起賀伯而煎熬;艾莉絲非常堅強,從不對自己的命運產生怨懟,她努力去愛每一個她該愛的人;而從頭到尾無怨無悔付出的賀伯,惟一也是最後一次任性是選擇以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喜歡這部片很多情緒藏而不說的感覺,並用肢體語言表達更多的情感,笑笑之餘,其實還挺沉重的。

影片介紹所云的"看似孤獨的男女主角,其實反映著現代人永不滿足的任性。..."

我倒覺得這是硬加於其上的Judgement. Why not?
他們之間不能僅說是孤獨與任性,重點是他們在各種狀況下,相互扶持的情感。

你不覺得溫馨嗎?(茶)




延伸閱讀:從《韋伯想死》到《二手書之戀》http://www.shesay.com/zone/z4.php3?counts=11074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7日

起床時刻:不明

 
【二手書之戀(Wilbur Wants to Kill Himself)】

故事設定非常平凡,哥哥賀伯成熟穩重習慣照顧人,弟弟韋伯人見人愛有自殺傾向,哥哥和弟弟愛上同一個女人艾莉絲。不搞親情大愛也不宣揚愛情至上,每個人都涉入其中,每個人都有權並有所決定,幽默細膩又溫馨的二手愛情故事。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5日(金)

起床時刻:不明

 
議員要連學凱瑞 馬英九:情況不同

唇槍舌戰,議員拿標語呼籲,馬市長反將一軍。台北市議員王世堅:「放下仇恨,疼惜台灣。」台北市長馬英九:「我會拿同樣八個字勸您跟勸陳總統。」王世堅:「哪八個字?」馬英九:「就這八個字啊!」王世堅:「你勸我們這八個字?」馬英九:「對呀!」

帥阿~有氣勢!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

11月04日(木)

起床時刻:不明

 
唉。
我好想要。

說說並不會有,可是我哪有一百萬。
繼續忍辱負重。

---

我一直以為,保持完美的冷淡就沒有機會受傷。
別人就沒有機會傷害我。
結果,就喪失了進攻的動力與復原的能力。
永遠的恐懼不安,原來是我最大的致命傷。
 





 

日別画面へコメントする